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03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奇萊主北峰(20100618_20)(1/3)

 
23
日大雨之後,天候變的相當不穩定,下雨頻率提高許多,幾乎是每天都有午後雷陣雨,第二梯次活動的前一天,也因為遇到梅雨鋒面通過,在尚未出發前,就把活動取消;緊接著61登宏與志銘出發前往奇萊東稜登山,也是在第二、三天遇到強降雨,活動被迫撤退,打到回府;第三梯次的大小霸尖山,團員們個個興奮的出遊,但也因山區梅雨發威,僅走到九九山莊就下山了,好在,山不轉、人轉,跑到清泉去住民宿、洗溫泉,認識了當地民宿主人,劉大哥,在他身上挖到許多人生經驗的寶藏(有機會再寫出來)6月中旬,中、南部雨勢很大,大夥就寄望第四梯次活動時,梅雨鋒面不要來搗亂

2010/06/18(Day1)

17
日還是陰雨綿綿的天氣型態,郭大哥還特別打電話來確認是否要出發,看了看電視的氣象預報,氣象預報對於未來兩、三天做了樂觀的報導,跟電話另外一端的郭大哥報告這個消息,請團員們考慮是否取消活動前,認真想一想。最後,他們考慮的結果是:出發,不過人數減少兩位,共有十位出席這項活動。
17
日晚間,雨勢緩和下來,到了18日清晨就只是多雲時陰的天氣型態,大夥準時出現在預定的接駁地點。團員之中,除了興達10位員工之外,還有廚司登山隊自己的團員8位報名參加,加上登宏與志銘總共是20位要進入山區。

12:15
車輛抵達今天的登山口,松雪樓登山口(H3080),登山口其實是在松雪樓下方的滑訓中心旁,有車道可通。
天氣陰陰的,海拔3300公尺以上的山頭,都還沉浸在雲端裡,不得見;地上殘留的雨水,顯示梅雨鋒面才剛剛通過。



一下車,就見到小華(悍馬)坐在馬路旁邊的水泥護欄上,寒喧之後得知,原本賴皮請小華與穿山甲兩位布農族總舖師,幫忙我們20個人,在成功山屋這兩天的三餐與睡袋,不過小華的肚子剛開過刀,無法負荷重裝走到成功山屋,只得請穿山甲一個人搞定,他在此等候太太來接他回家休養。



從太魯閣國家公園網路上所顯示的入園申請狀況看來,17日與18日申請進入奇萊山區的隊伍相當多,估計在百人上下,剛剛接駁車輛抵達登山口,從停車場的私家車子、中巴數量看來,可以證明進來的登山人數不少。
雖然,穿山甲早我們一個鐘頭出發前往山屋;但,全團20個人要全數進駐成功山屋的機率是很渺茫了。想說,成功山屋能住幾個算幾個,成功山屋旁邊還有一座成功2號堡,應該也還能擠上幾位,再不濟,已經請賴皮準備了帳篷伺候。
12:20
團員們一下車,簡單的整理一下,背起背包往今天的目的地前進,志銘走在後頭,先把入園許可證投入太管處設立的信箱中。
天氣陰陰的,奇萊北峰那黝黑的山頭,整座被烏雲所覆蓋,心裡想著先到成功山屋看看狀況,說不定能要到幾張床位,沿途也就無心多拍照了。




步徑起初緩降至鐵杉與冷杉林中,林中山徑時上時下,坡度落差小,大約在步徑1.0K左右開始陡昇,出森林,來到大片草原坡前緣,眼前視野所見就是鼎鼎有名的「小奇萊」。
連續幾天的下雨,倒是讓冷杉林下的步道嚴重積水,步道上的塵土也飽含水分成了爛泥巴,增加行走的挑戰性。是不管鞋子沾上泥巴,直接通過呢?還是為了保護鞋子免於玷污,雙手抓著箭竹,走旁邊的迂迴路線呢?結果是,爛泥巴路段有好多段,有些根本無法實施迂迴策略,鞋子還是沾了一圈『囉郭阿埋』(台語發音)
途中,太管處每0.1K就埋設一支路牌,指引人們抵達目的地的正確道路;還有幾支年代久遠、林務局所製作的木牌,雖飽經風霜,但木牌上的文字依然清晰可辨,不過里程數卻不正確。
曾經有山友對山區的里程數提出疑問,問到,為何「山區的100公尺,怎麼比平地的100公尺要長上許多」?其實,山區的里程,是由測量人員利用100長的捲尺,邊走邊放置在步徑上所測量出來的,有時捲尺並不會那麼聽話,要它順著步道轉彎、它就轉彎,要它順著階梯一階一階爬、它就爬階梯,就是那麼一條捲尺線,在地上跑100公尺,那就是百米基樁所在的位置了。舉凡步徑愈是彎曲曲折、階梯或岩梯步道越是多的路徑,山友就更會覺得100公尺的基樁比平常所熟悉的,來的長上許多。
13:21
紅毛杜鵑花叢。與六月初,奇萊東稜之行的繁花盛況相比,經過十幾天梅雨無情摧殘的杜鵑花朵,有的殘破、有的凋謝,只能說,明年再來吧!



步徑一路往下降,腳步也隨之輕快起來,接近黑水塘木屋之前,耳朵已經聽到奇萊北峰下岩壁所流洩出來的飛瀑之聲,飛瀑淙淙的泉水往塔次基里溪流去,抬頭仰望,北峰西壁巨大的身影,就壟罩在頭頂上。



13:28
黑水塘木屋(H2700),此行步道的最低點。從這裡回程到小奇萊,往上爬升的落差,將近450公尺,在台灣百岳的路況中是少有的景象,是典型的上山比下山容易的路況。



太管處今年初剛把木屋整修完畢,裡面可供15人住宿之用。不過,因為山屋位於登山口和成功山屋的中途,很少登山隊伍會利用這棟山屋,加上山屋旁的黑水塘水質並不是很好,稱不上良好的紮營地點。如果遇上惡劣天候,登山隊伍為了緊急避難,山屋才會發揮它最大的功能,遮風、避雨。
13:30
從黑水塘木屋再往前行,要越過一座鐵杉林盤據的山頭,落差大約百來公尺(正確來說,差不多是130公尺)。心裡想說,除了鐵杉林本身有些看頭之外,林中應該不會有什麼驚奇等著了吧!
14:00
來到步道4.2K附近,林下箭竹叢附近的腐植土中冒出幾叢『水晶蘭』白色半透明狀的小花。水晶蘭,名字中有個「蘭」字,並不代表它屬於蘭花的一種;反而,鹿蹄草科,水晶蘭屬,才是它真正的歸屬。
文獻中提到,水晶蘭生活周期相當短,它的萌發需要連續4日以上的降雨才行,族群集生於陰涼潮濕的台灣冷杉林、台灣鐵杉林、針闊葉混和林下,六月份的梅雨鋒面正好提供了這項條件,加上目前的植披正是鐵杉林。好巧不巧。





14:12
來到成功山屋(H2800)。山屋前擠滿了人,裡面已經進住了三支隊伍,共34人,分別是25人、5人與4人,屋外空地還有一支7人隊伍搭了兩頂帳篷,再加上3位在山屋搞吃的布農族總舖師,山屋裡面萬頭鑽動,像菜市場一樣熱鬧,志銘協商的結果,只要到了一張床位。
幸好,成功2號堡並沒有別團隊員進駐,把地板簡單整理一下,裡面安排14位團員睡;隔壁,成功3號堡營地,再搭一頂犀牛六人帳,不喜歡擠成功堡的團員共5位,包含登宏與志銘就睡帳篷。
成功山屋於2002年完工啟用,屬鋼骨結構、輕隔間牆板的房子。爬上窄窄的鐵梯上去,打開大門,先是廚房,內有四張不鏽鋼桌,供山友炊煮之用,內進一道階梯上去,裡面是一長廊,可供放置背包、吊掛雨衣之用(人多之時,尚可安排10個人睡於此,長廊盡頭外側還設有一露台,不過露台旁邊就是廚房的窗戶,很少人會去使用),更裡面分成上(在長廊的正上面)、下兩層的床板,每層約可睡15人左右(上層左側是一間小房間,供太管處志工值勤休息之用)。有這棟山屋,都得感謝長庚醫院陳怡傑醫師的父親陳瑛洲的熱心捐款,這棟山屋也是國家公園內惟一一棟私人捐款所建的山屋。
成功堡屬圓筒形、斗笠屋頂的鋁板金屬山屋,可供十幾個人住宿。原是為了紀念1971年清華大學核子工程系4名遭逢山難的學生所興建;爾後,因年久失修,加上有堡內有「阿飄」繪聲繪影的傳聞,讓成功堡一度沉寂。成功3號堡還被整個鏟除,廢棄牆板、鐵片散落在營地旁的咬人貓叢中,僅剩下成功2號堡的圓形圍牆還在。太管處為了消化週末假日成功山屋一床難求的窘況,於年初把屋頂重新安裝上去,讓成功2號堡再度發揮它遮風避雨的功能。
今天的溪水量明顯比六月初來之時小上許多,屋外溫度11度。






興達有一位團員,行走速度特別緩慢,下午過四點了,尚未見到他的人影,登宏陪著他慢慢走,成功山屋唯一的一張床位就留給他使用。聽他的同事說,前兩週才剛開過刀,因為很想來奇萊主北峰走走,不顧身體復原的狀況,還是報名參加了。依他如此的行進速度,隔天的主北峰之行,肯定要「守營一整天」了。下午六點,登宏陪著他緩緩的爬上了成功山屋,正好趕上晚餐吃飯時間。
因為總舖師在山屋的廚房料理三餐,大夥得沿溪床來回跑;上廁所就更不方便了,要走的更遠。



18:37
溪邊的傍晚,總是來的特別早,雖然現在是盛夏季節,平地也要到七點半才天黑,但在這邊,受到山脈的阻隔,陽光提早打卡下班,讓黑夜接管大地,氤氳的水氣,把溪床兩岸的鐵杉與冷杉妝點成藍色調的耶誕派對樹。飯後,大夥在成功堡附近聊天,溪水淙淙聲相伴,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寧靜時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