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0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奇萊東稜未竟(20100601_04)

 
也因為他們任勞任怨的在高山地區協同我們這些平地人登山,雙肩上的重擔,讓許多原住民挑夫或嚮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職業傷害,尤其以腳踝、膝蓋與頸椎的傷害特別多。

今年三月份霹靂馬在南三段的太平溪營地滑倒腳踝受傷(現在吃林務局的頭路);去年小華(悍馬)也因為背負過重列為傷兵名單(年初還接受開刀手術,現下在賴皮那邊當廚子,聽他說九月份將再度重操舊業);老谷回去開砂石車(工作比較穩定);東山回老家幫忙農事(也是工作比較穩定);一些新進嚮導不是有任務,就是在某個山區當協作,讓廚司登山隊一時之間請不到人,幫忙團員們背負公糧與公裝。
經小楊(也是我們認識的鄒族嚮導)介紹之下,聯繫全蔣清(阿清),阿清再介紹藍教官幫忙我們。

2010/06/01(Day1)

第一天從松雪樓登山口(H3080)推進到成功山屋,4.8公里的路程,目的是在成功山屋休息過夜,做做高度適應,好應付隔天重裝上奇萊北峰,也順便消化掉一天的糧食份量。
許久未碰面的花蓮素慧姐(),今年也參加了我們六月份奇萊東稜的活動。三年前的國慶假期,她參加北部社團的南三段活動,於鐵線斷崖滑落導致脊椎與肋骨斷裂,經過兩年的復健休養後,於去年11月份重出江湖,先爬了能高安東軍試試身手;後來參加周業鎮大哥『林口登山會』的活動,爬了北二段、雪山西稜等路線,目前就剩下東稜(7月份與周業鎮重遊走完)、干卓萬與新康就完成百岳活動。因為脊椎受過傷的關係,她不能背負重裝,身上背小背包,把睡袋、睡墊、露宿袋、保暖外套、替換衣物等,大約五公斤的個人裝備,託付挑夫幫忙背負。
團員中,陳姐(玲圓)是第一次走長天數縱走活動,雖然經驗比較少,但體力相當好,負重也不成問題,而且還有熟識的隊員,鄭上校(水來)與李大哥(俊隆)陪同。
其他團員都是老面孔了,阿斌(劉耀斌)、陳大哥(加全)、陳大哥(國棟)、林大哥(金惠)、林大哥(炳瑩)、賴姐(秀美)加上登宏與志銘總共12位團員進入奇萊山區。
藍教官協同兩位原住民挑夫,也準時出現在松雪樓登山口。另外兩位挑夫是小明(布農族)與大楊(小楊的哥哥,鄒族)12位團員加上3位挑夫,共是15位,睡五頂四人帳。
登宏準備了大約55公斤重的糧食(15個人在山區五天的早、中、晚餐的重量,登宏自己還揹了一整組的鍋具與兩支爐頭、兩罐瓦斯,大約在5公斤左右),志銘自己則背了爐具、瓦斯罐與擋風板,大約4公斤的裝備,另外有五頂帳篷(犀牛U-300一頂;犀牛A-150四頂),十幾個瓦斯罐、三個5公升水袋等,大約是25公斤的公共裝備,加上素慧姐的5公斤,總共是85公斤的糧食裝備,請3位協作背負。

12:00
公糧公裝打包OK之後,正式從登山口出發,登山口有一個太魯閣國家公園巡邏信箱,志銘把入園許可證投到裡面去。下午天氣狀況還不錯,聽氣象預報報導說,未來連續兩、三天會有陣雨出現,希望不會影響到行程!




12:10
走沒多遠,玉山莢蒾枝葉頂端成簇白色小花綻放,為夏季野花盛開拉開序幕。



12:17
步道左側有些許崩塌,原來是底下塔次基里溪的溪流源頭侵蝕的結果,只要下雨,應該還會持續崩塌才是。




12:43
步道1.3K附近,小奇萊的入口處。團員們小休。聊聊天、聊聊下次還要去哪裡爬山。



這裡過後,一路到黑水塘木屋為止,是整片、整簇、整團、整叢開花的紅毛杜鵑林。紅毛杜鵑多到拍都拍不完,媲美八通關山或是馬利亞文路山的紅毛杜鵑灌叢。





13:11
玄參科,精巧鈴鐺狀藍色花朵,成串在風中搖曳的玉山水苦蕒,分布在小奇萊山區步道兩側的裸露岩屑地上。



玉山水苦蕒藍色小花之外,視野所見依然還是成簇、成簇的紅毛杜鵑。






13:47
黑水塘木屋(H2700),步道3.7K。小休。木屋被國家公園重新整修,四周牆壁板結構加強、裡面床板重新鋪設、門口裝上黑水塘木屋的木牌、牆上還貼著一張『奇萊山登山步道圖』。






14:00
出發,陡上大約百來公尺再下降至濁水溪的一條小支流,成功山屋就在旁邊。



15:00
成功山屋(H2800),步道4.8K
山屋內還有另外兩隊人馬,5個人進駐(一隊3位,台北師大的學生,隔天前往磐石山區調查水鹿生態,志銘與他們聊起他們的學長郭正彥,問問郭正彥的現況;另一隊2位,今天前往奇萊主、北峰登山,隔天即將下山),加上我們15位,總共20位,對山屋床鋪的容量而言,只佔一半,大夥可以睡的很寬,不過屋內有部份區域,有屋頂漏水現象,大夥儘量找乾燥的地方鋪設睡墊與睡袋。
素慧姐還無法舖睡袋及睡墊,因為挑夫在17:00才抵達成功山屋,素慧姐的睡袋等裝備還揹在他們身上。挑伕們比團員們晚到兩個鐘頭,原本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今晚有舒適的五星級山屋可以使用,今天天氣也乾爽舒適,團員們的裝備衣服沒有潮濕的疑慮,大夥萬萬料想不到:隔天挑夫們的晚到,加上連續的飄雨,竟然導致東稜撤退的結果。
屋旁溪水潺潺、聲隆隆響。523梨山、合歡山地區下大雨,單日雨量200mm左右,正式宣告今年的梅雨季正式展開,六月初的奇萊東稜縱走活動,不曉得會不會受到梅雨的影響呢?




燒開水、煮冬瓜茶、煮飯、煲肉、燉菜、煮湯,大夥飽餐一頓,在海拔2800公尺附近睡一個安穩的美容覺,好應付隔天重裝上奇萊北峰(H3607)

2010/06/02(Day2)

03:00
起床準備,今天要重裝翻過奇萊北,想說早早行動才好。屋內溫度12度。



04:30
出發,沿溪床往上。
05:48
來到主北峰三叉路口。典型寒原,也是冰河時期孑遺植物,『玉山薄雪草』小白花盛開。拍照、小休。走北峰叉路。






06:57
上得稜線,風有些大,雲層也移動的很快,海拔3400公尺以上山頭都已經藏身在雲霧之中,趕緊動身,待會定會下雨。



07:27
上北峰途中,拍下玉山杜鵑白帶粉紅花朵的倩影,400多張照片中,這是惟一的一張。天色霧茫茫,花朵也白茫茫,實在不大好看。



08:00
奇萊北峰(H3607),一等三角點。海拔3400公尺以上,雲層繚繞,完全沒有展望,風勢夾帶水珠打在臉頰上,有點凉、有點冷,團員們拍完登頂照之後,匆匆往月形池營地前進,午餐將在那邊舉行。



08:45
偶而,雲層聚散之間,留下一抹空擋,視野能夠穿透到比較遠的位置,奇萊北峰東側柔軟和緩的箭竹草原坡顯露出來,中間點綴著白色變質岩、幾株冷杉或矮圓柏灌叢。




09:00
下降到月形池營地前的一個陡上坡,賴姐停下來補充熱量。她有點爬不動,有時會鬧鬧小脾氣,林大哥(金惠)在旁邊安撫她的情緒,林大哥講的話,賴姐能夠接受,志銘請林大哥陪同賴姐走路,一路上有個可以講話的對象,能夠消弭登山時的緊張情緒。



09:08
又是一大片的紅毛杜鵑花海,相機不得不出動,拍個幾張;其實四週都是雲霧,要不是有花朵點綴其中,相機老早打包休假了。



09:11
步徑的高處,怎麼團員都在拍照?推估,該處應該是可以俯瞰整座月形池營地的步徑最高點,也就是在H3505峰東南稜的位置。



09:12
果不其然,再靠近一點,從周圍被幾株圓柏包圍的步徑最高點往月形池山谷望去,月形池營地位在山稜右側小箭竹坡的左下方處,看來是滿水位的水池;營地更下面一些,是整個月形池山谷的中央小溪谷,也是匯聚降落在整座山谷雨水的中央大排,此刻中央大排裡面已經有水緩緩在流動;沿小溪谷,視線再往前伸,是一座山友戲稱『龐克頭』的岩峰(H3400,姑且稱它龐克頭山),岩峰的西側長滿了冷杉;「白色變質岩」像一隻隻溫馴的小綿羊,四處散落在山谷四週吃草;淺綠色的箭竹山谷裡,深綠色的冷杉樹叢,主要都長在靠近H3505峰東南稜的地方,越往下,植披越稀疏。可惜這裡只是個中繼站,月形池有水的時候,倒不失是個世外桃源。




09:25
來到池邊。池裡有水,今天午餐的用水,就來自這!月形池旁邊,還有一個用塑膠網圍起來,大約四米長寬的研究區域,倒忘了是哪所大學的研究團隊所架設的?東吳?東海?東華?研究的內容?





10:50
下雨了,在月形池營地停留了約一個半小時,才穿著雨衣離開現場;但尚未見到三位挑夫的身影,對他們的安危有些關心,不曉得是否有狀況發生,重裝在上奇萊北峰時有問題嗎?不過,他們有三位可以互相照料,料想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10:57
步徑沿龐克頭山左側腰繞而下。龐克頭山的另一面(東側),是寸草不生的岩壁地形,很類似南湖中央尖途中,所看到的陶塞峰北面岩壁,高約三十公尺,一個pitch多左右的繩距就能攀登,從此面敲岩釘上龐克頭山應該相當刺激。兩側岩峰夾崼、避風,冷杉成林,林下植披茂密。





11:04
步徑左側是崩崖地形,現場有架繩供橫渡及上攀,是路況比較危險的地方,等候隊員一一通過;冷杉林下玉山薄雪草又吸引了目光,相機從背包中拿出來,喀嚓個兩張,相機又再度安坐在背包裡防潮,直到隔天早上才又重見光明。



接下來的陡下步徑,在山崖峭壁邊緣進行,在箭竹、冷杉、鐵杉林中穿梭,也在巨大倒木群中穿梭,背包比較高的隊員通過就要稍加留心,已經有那麼一點磐石山到立霧主山步徑的味道,下降到磐石西峰前最低鞍(H3195)。部分路徑摟空路段,還架有鐵索線(wire)防止墜落,wire線架設的年代久遠,把支撐點的樹幹吃了一大圈,露出樹幹裡面的芯材。
H3195
鞍部過後,在森林與箭竹林中爬升約150公尺,抵達磐石西峰前緣,H3330峰。從這裡開始直到磐石山,是整個東稜稜脈箭竹草原的精華路段,可與台灣百岳著名的三大箭竹草原場一較高下。
一出樹林,原先遮天蓋地的陰暗樹叢,轉變成矮箭竹叢,盤石西峰溫柔婉約的箭竹草原景致隨即出現;要不是現下正下著雨,相機應該會喀嚓個不停。
走在寬廣的西峰稜線上,旋不久,位於稜線北側凹處的磐石西峰水池營地(驚嘆號營地)就現身了。此營地,由兩個小營地一前一後組成,平時無水可當成營地使用,下雨積水成池,變成登山隊伍的飲用水源。也因為營地經常性的積水,營地四周的箭竹都長的不高,還相當柔順,躺在上面相當舒服。現在下雨,不可能躺在上面,幾個團員初來乍到,還是興奮的拿著相機猛拍,畢竟要看到驚嘆號營地積水成池不容易。
過了磐石西峰後,步徑緩降,是愉快的箭竹草原坡之旅,雙腳都能感受的到,如果不是有雨來攪局的話!
14:00
磐石中峰(H3154),峰頂巨石堆疊、鐵杉樹叢盤根錯節,景觀不同於前面的箭竹草坡。
中峰過後就是今晚預定的營地,磐石中峰水池營地。營地四周散佈著大小不一的看天池,有的水質渾濁,有的水質清澈,水池四周散落著許許多多的水鹿糞便,有的乾燥、有的濕潤,顯然這裡是水鹿定期拜訪的地方。在此等候挑夫們的到來。
營地下著雨,風颯颯的吹著,許多團員走了一天之後,衣物盡濕,但苦無帳篷可以入帳更換,只能站在營地、淋雨苦等。志銘與兩、三位團員攜帶有大型黑色塑膠袋,把它拿出來,套在身上,可減緩身上熱氣流失、也可防止雨水再澆到身上;沒有大型黑色塑膠袋的團員,只能不停的抖動身體,藉抖動來產生熱能,抵抗外界的濕寒。
煮一些開水給團員們取暖,大夥討論著,目前大夥身處在什麼樣的狀況,明天如果要繼續推進營地,挑夫們要如何配合團員們的行進,連帳篷拿回來團員們分攤背的建議都出爐了。
過了兩個鐘頭,許多隊員冷的受不了,登宏、鄭上校與李大哥往回走,前去觀看挑夫們到底走到哪個位置,如果可行,先把帳篷背來營地讓團員們使用。
17:00
淋了三個鐘頭的雨之後,登宏他們三位帶著帳篷出現了,過了10分鐘,藍教官等三位也現身在營地,大夥趕緊把帳篷搭起來,趕緊入內更換一身濕的衣服。
志銘、登宏與阿斌使用U-300帳蓬,因為它有前庭,可以遮風避雨,正好拿來煮飯、煮水。
今天志銘犯了一個嚴重錯誤,就是沒把炊事帳帶在身上,如果有這樣東西,團員們也可免除淋雨之苦。
簡單的晚餐之後,雨勢更大了,營地積水,積水更進一步的進了團員的帳棚內,團員經過三個鐘頭淋雨的煎熬,已經累到躺在露宿袋中,不想動身移動帳篷,就在積水的帳棚中窩了一晚,導致睡袋都濕了。
晚上與登宏討論挑伕的晚到狀況與團員們裝備的情況,認為,依目前外面風大雨驟的情況,加上挑夫連續兩天都比團員們晚個兩、三個鐘頭才到營地,這樣會把團員們給害慘,團員之中已有幾位睡袋、睡墊濕了,如果再推進營地,難保不會出狀況。結論是
夜晚,母水鹿帶著小水鹿來到水池邊啃箭竹嫩葉,帳外飄著雨,也就懶的拿相機出來拍。

2010/06/03(Day3)

05:00
起床,外頭還下著大雨,一起床就詢問全體隊員對於撤退的看法,大夥立刻附議。



大雨打亂了營地的生活步調,搞了兩個半鐘頭,才正式拔營回撤回成功山屋。
陳姐經過一整天濕溼冷冷的活動之後,全身長痱子,奇癢無比,跟登宏借鹽巴來擦身體,希望趕快把痱子從身上趕走。長痱子這件事,發生在許多曾經歷長天數登山行程或是連續潮濕天候的隊員身上,志銘也不例外,只是經驗多了,痱子比較不容易長出來。讓痱子不容易長出來的不二法門,就是保持身體的乾爽,這就是一門大學問了。
14:00
全體隊員回到成功山屋。頭頂著風、身上飄著雨,上坡路,走的不輕鬆。今天星期四,就我們一支隊伍進駐。
抵達山屋很久了,挑夫們依然不見蹤影,素慧姐乾燥的裝備還在他們身上,無法更換。幾個還有乾燥衣物的團員,借衣服給素慧姐穿,登宏也把睡袋先借給素慧姐用。
煮開水給團員們先取暖,冬瓜茶磚還在後頭走路,使用不到。
17:00
等了三個鐘頭,挑夫們終於出現了。
此時登宏的脾氣有點上來了,原本想質問為何挑夫們的動作如此緩慢。
團員之中,陳姐認識藍教官,她問藍教官為何行動速度比較緩慢的原因。
藍教官說,他想長長久久的從事挑夫或嚮導這行業,就走慢一些,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如此才能在山區多做幾年的工作。
話是不錯,也很對,因為是第一次配合,對彼此都還不了解,也不好意思去說什麼。
不過,行動步調跟不上隊員,很難再讓花錢聘請的團員,再次把錢從腰包裡掏出來。而且我們給的公糧公裝重量都還未達到約定的重量(最初一個挑夫背30公斤,逐日遞減,最後只剩下吃不掉的公裝,全部約25公斤左右),錢也早在第一天碰到面,就付清了;這次拖延,還造成東稜縱走撤退,以後不會考慮再聘請這幾位協作協同登山了。

2010/06/04(Day4)

05:50
幾個團員已經先行出發。往松雪樓登山口前進。從62早上11點左右下雨,直到63晚上11點才停,整整下了36個鐘頭。
提醒挑夫們今天早點出發回登山口,團員們已經歸心似箭了!




06:30
志銘在山屋前看挑夫們到底在忙些什麼,為何比團員們晚那麼多時間才動身,都已經過了40分鐘,實在看不出所以然來。受不了,志銘也動身出發。
經過兩天大雨的洗禮,一輪明日高掛,空氣的透明度增加,天空的色彩飽和度提高,加上還未完全消散的白雲片片,這歸鄉路走的還算愜意。
06:46
步道4.3K左右,此處路徑有崩塌。



06:50
這一段的鐵杉林相當有特色,遠處箭竹坡紅斑點點,是紅毛杜鵑的傑作。





07:17
黑水塘木屋。往回看,奇萊北峰的山頭還被雲層的布簾覆蓋著,半遮半掩。




07:20
經過雨水洗禮後的杜鵑花,顯的特別豔麗。



三位挑夫還在後頭,志銘先回到登山口,也不能離開,哪兒也去不了,乾脆走走停停,拍些風景花草,等後頭的挑夫跟上。紅毛杜鵑還是這一路上的主角,第一天拍攝的角度與第四天拍攝的角度是反方向,感覺也是反方向,各有特色,尤其今天天氣明顯好上許多。團員們也覺得光這片紅紅花海,就值得來走一遭了!對於東稜撤退,心裡也就不那麼在意!
走著走著,奇萊北峰、屏風山、畢祿山羊頭山連稜都露出頭來,配合近處的二葉松株與松下的杜鵑花,真有說不出的美感!還是爬台灣的山來的有特色。







08:05
玉山龍膽鵝黃色的花朵,鐘型的花冠,花冠內部細小的斑點點綴相當俏麗。




08:22
林大哥(金惠)帶著賴姐,緩緩走上山坡,搭配雲霧氤氳的奇萊北峰背景,宛若天國歸來。



09:06
松雪樓登山口。全體團員都抵達了,早出發的團員,八點半就已經到了。登山口旁邊幾株『台灣山芥菜』,鮮黃的花朵,以總狀花序排列,是合歡山區夏季可見到的高山野花。





等候挑夫回到登山口,再一起到霧社吃飯。
登宏是八點半抵達的那一批,已經等超過兩個鐘頭,等到火氣有點上來,說了一些重話,於10:40與其他六位團員先行離開,前往霧社聚餐。
11:00
三位挑夫慢慢的出現在登山口的位置,志銘與其他四位團員留下高興的眼淚,想說你們什麼時候才要上來呢?
12:30
霧社登山飯店午餐(不能稱慶功宴,因為是撤退行程),大楊家住阿里山里佳部落(大楊與大夥一起吃飯),就搭志銘的接駁車回南二高中埔交流道,至於藍教官與小明則在霧社接兩位在霧社唸書的小朋友,直接驅車返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