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0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二段(20100512_15)(2/2)





05:50營地四週的雲層,受陽光照射、加溫,已然完全消散,四周景色明亮起來,剩下小部份不願不戰而降的雲霧還巴著中央尖山不放,大夥又受誘於這般美景,各自找尋制高點拍照去了。早餐延到六點半舉行。





07:00有曬太陽有差,帳篷、外帳都乾的差不多了,團員們的裝備也收拾的差不多,昨天志銘所背的六公斤公糧與公裝,就由幾位團員幫忙背負,感謝了。
07:05箭竹葉片飽含露珠,穿上雨衣,往鬼門關山出發。出發前,黃老師打電話向師母報平安。



07:09團員們一路縱隊往鬼門關山挺進,不同背包套顏色,搭配左側一叢一叢的白色玉山杜鵑花,煞是好看,不覺又停下腳步,把相機從背包中拿出來。




07:12鬼門關山(H3395),無三角點,到底是哪一座山頭呢?往北看,中央尖山龍蟠在前;往南看,無明山虎踞在後。





07:20鬼門關第一段斷崖。排隊等候下降,拍照,心裡想著,右手臂如何轉動、如何借力使力、如何確保,免於再度脫臼;原則上,還是請左手臂多出點力,右手儘量不要使用。在此,看的見待會要走的甘藷南峰稜線及其右側的崩壁。甘藷南峰、甘薯峰、中央尖西峰一路到中央尖山連稜已經出現在眼前。
第一段斷崖,現場有架繩,大夥小心翼翼拉繩而下,腳踏點很多、也很大,岩性屬於大塊碎石,注意腳點,緩降即可安全通過。過後,銜接一15至30度角傾斜岩面,岩面長10公尺、寬2公尺,現場也架設有繩索,也可藉由冷杉枝幹或右側岩壁來輔助確保,這一段,膽大心細,用屁股『嚕』的方式,也能通過;但若遇到雨天,則有落石及傾斜岩面濕滑的可能性。海拔高度H3300。這一段,志銘利用左手與雙腳就能勝任任務,讓下降鬼門關斷崖信心大增。






07:33傾斜岩面下降後,進入一塊冷杉林中的小空地,團員們紛紛把雨衣脫掉,順便做個小休息。今早太陽光讓地表昇溫很快,加上沿途箭竹還不算高、也不算密集,步徑堪稱乾燥。




07:41鬼門關第二段斷崖。類似一個山澗乾溪溝地形,現場有兩段式的架繩確保,一路陡下。零星幾株白色玉山杜鵑,替團員們加油打氣。
卷雲佔據藍天左邊角落,顯示今天天氣應該不錯,就怕等會還會太熱呢!海拔高度H3200。
領先集團此刻已經在第三斷崖奮戰中,遠遠在第二斷崖就看的到他們渺小的、移動的身影。這一段斷崖也是利用左手與雙腳搞定,相信一定能夠走的出去,不必請直升機來吊掛。
第二段斷崖過後,緊接著是連續的短箭竹大下坡,下坡的同時,順便調整心情,因為等會是令人生懼的第三段斷崖。






08:00鬼門關第三段斷崖。整塊裸露的岩石峰,頭伸出去往下望,果然有那種一掉下去,會說Bye-Bye的feeling。
斷崖分成兩段式下降,第一段有許多大岩塊以類似煙囪地形排列,下降約7米後,雙腳來到一株獨立冷杉,繩索也綁在它上面,隨即左轉利用現場Y型架繩再垂降大約10米,即完全脫離第三段斷崖的控制範圍。
第二段岩面由整塊岩壁構成,現場手腳點多,繩索也很多,遠看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進入到裡面,才發現手腳點都在目光所及的位置。
志銘先在第一段小心的試了試右手的活動範圍與能輸出多少力道,因為待會第二段岩面,光靠一隻左手的力量是不足以勝任的。發現,只要右手臂不抬高,拳頭緊緊跟在肚臍前面,右手握住繩索是能夠輸出力道的。有這個發現,實在令人欣慰,志銘下降的比其他團員還快,還能幫後續幾位隊員拍拍他們下降的英姿。
海拔高度H3100。幾乎每下降一段斷崖,高度也下降100公尺左右。





08:15通過了危崖,進入甘藷南峰範圍。接下來的路徑,在瘦稜中穿梭,主要靠稜脊右側前行,不是箭竹林就是碎石坡,一路到甘薯南峰營地。



08:45來到甘薯南峰最低鞍(H3050)。現場是一大片的碎石崩塌地,一根橫躺的冷杉枝幹,被當成是確保的anchor。
腳下土石相當鬆軟,團員小心翼翼的拉著繩索下降,再奮力的往上走。這一段足足花了15分鐘才搞定。遠處中央尖山又被雲霧給盤繞了,這些雲就是不死心!還來亂!




09:11這一區是新生的崩塌區,現場巨大倒木極多,要仔細看路跡,樹幹上還留有以前走過社團的路標指引。
09:15從眾多倒木中鑽過去。賴姐一時之間,想不出要從哪邊鑽過去,停留了好一陣子。往南瞧,鬼門關山那中間突起,北側絕壁的身影映入眼簾,剛才,才從它身上走過一回呢!




09:50甘薯峰南峰營地(H3150),甘藷南峰(H3157)就在左近,無三角點。營地位於甘藷南峰頂附近,可搭六頂四人帳,周邊冷杉環繞,避風,但無水源,需由無明水池背過來。營地正前方是前往甘藷峰的路,左邊紅毛杜鵑灌叢有路條指示往耳無溪的路。
營地有許多寶特瓶與大型鋁鍋,裡面還有些水,拿起來過濾,煮開水泡茶、煮麵。雖然,無明水池的水經過煮沸,可以喝;但一經冷卻,那水鹿便便與葉綠素的味道就會加重,打開瓶蓋聞一聞,那怪怪的味道撲鼻而來,令人作嘔。



10:20登宏帶著團員前往甘薯峰,志銘與曉祥先一步去耳無溪營地整理整理,順便燒一些開水,等候隊員下山飲用。大夥經過一整天的運動,想必很需要水份補充。
剛到營地之時,大陳耍賴不想走甘薯峰,大夥動之以情,如果這次不上去,那北二段勢必要從新來過,以他六十幾歲的年紀,能走縱走的歲月也有限了,趁今天天氣好,趕緊出發吧!

(甘薯南峰營地往返甘藷峰路況說明:兩山步徑距離大約兩公里,最低鞍部海拔H2960,也就是往返兩山大約各上下400公尺的落差,需時4小時。營地出發,在冷杉林中緩降,穿出森林後,走箭竹坡陡下,抵最低鞍,接下來,瘦稜、小岩峰、碎石坡等路面陡上,步徑在碎石與箭竹叢中穿梭,經過兩個較大的崩塌地形,直抵甘薯峰;回程再逆過來。)

10:46志銘與曉祥下耳無溪營地途中,紅毛杜鵑開的滿山滿谷,今年冬天降雪量比之前兩、三年來的豐厚,高山的花朵都以盛開來迎接春天的到來。
離開甘薯南峰營地下耳無溪,不久進入鐵杉林中,接著進入二葉松針舖地的平緩寬稜路,一路直抵遠多志山,這一帶地勢比較平緩,是北二段最好走的一段路。遠多志山在步徑的右側約5公尺處,要注意一下,否則匆匆走過,會與它交錯而過。附近也有多塊平坦營地,如果有水,當是很棒的紮營位置,有點類似南三段的亞力士營地。



11:10遠多志山(H2888),又稱達靈急山,三等三角點6312號。過遠多志山,大約在海拔H2700之後,路況變陡,舖地松針步道也成了溜滑梯步道,越接近溪邊,路況就越陡峭,全段下降大約1200 公尺。



11:45二葉松林下不知名的綠葉。拍花草,其實是藉口;心理想的是,趁機休息一下。急下坡,大約每半小時左右,停下腳步,喝喝水,補充點糖份,讓雙腿、雙膝、雙腳掌有休息降溫的機會,否則雙腳引擎會因為過熱而產生煞車不靈,這時,容易大腿抽筋、小腿肚抽筋或持續的疼痛感發生,休息也很難即刻恢復了。



12:30遠遠就聽到溪水衝擊的聲音,但還需要上攀一個小稜線山頭,此山頭,在上河1:25000比例的地圖上,標示為H2115峰。大夥戲稱:這座山峰是壓垮山友的最後一座小山頭。沒來過的山友,哪知道,在陡降至溪邊的步徑上,居然還要陡昇50公尺,才能抵達呢?
12:50步徑左側懸空,已經看的到,底下耳無溪左股的溪流,目測垂直距離還在100公尺開外。此處,金毛杜鵑的碩大紅花,沿著步徑兩側生長,替高山增添一點風情,讓枯燥乏味的下坡路,給一點顏色瞧瞧。




12:55小肩稜臨時營地,植披以一些闊葉樹種為主,可能是殼斗科植物,地上滿滿乾落葉舖地,不小心行走還會滑倒。兩年前的夏天,為了躲避颱風風雨所造成的耳無溪溪水暴漲,曾來這裡度過驚恐的一夜,記憶猶新啊!沒照片。
陡下坡,雙腳下到很熱,腳底板也隱隱作痛,背包內水瓶也沒水了,一心只想趕快到溪邊喝水。
13:00叉路,一時不察,還給它走錯,不過叉路走沒多遠就不通了,雖然看的到對岸的耳無溪營地,但沒辦法下去,岩壁太陡太光滑了。回頭,取直,樹幹上綁有路標,這裡才對。衝、衝、衝,有時錯過許多身邊的事物,好的、壞的都有。
接近耳無溪底前大約十數公尺落差,有架繩確保下溪,下到溪左岸後,往下游走大約百來公尺,一路到溪對岸有一顆大石頭斜出、躺在溪床裡,從大石頭的右側礫石灘,準備脫鞋過溪,我們選擇的耳無溪營地,就在大石頭旁的河階沖刷地上。營地,離溪邊大約數公尺,垂直落差約3米,一般的降雨,溪水暴漲還不至於淹這邊,先決條件是,能夠涉溪過來。此處溪床也是這一河段最寬廣的一段,水勢不強,水線也比較低,穿雨鞋的團員不必脫鞋就能直接涉水過溪。脫鞋過溪,雙腳浸潤在冰冰涼涼的溪水中,有急速降溫的效果,避免雙腿過熱,也讓腿部的血液回流到腦部,精神都來了。
13:10耳無溪營地(H1900)。這塊營地,適當的整理,約可搭八頂四人帳。剛到,曉祥迫不及待的喝起了耳無溪的溪水。溪水水質甘甜,喝過無明水池的水後,這裡的水比之市售的礦泉水還棒,志銘取一些溪水煮開,沖泡雀巢煉乳與曉祥分享。
13:36一隻鷹(品種不明)乘熱氣流盤旋在營地上空。開始整理營地,搭帳篷。




14:00曉祥披在岩石上、穿了三天的襪子,吸引了為數眾多的野蜜蜂前來採食,原來蜜蜂也需要補充鹽分啊!



16:30陳加全(三陳),第一位走完甘薯峰下到營地來。言明,團員們將陸陸續續抵達營地。先來喝水吧!剛煮好的。



17:00整理營地時,發現旁邊一株枯倒木周邊,一隻警戒峰飛來飛去,原來有一批虎頭蜂,把窩做在枯木旁的地底下;隨時,都有虎頭蜂飛進飛出,可能是忙著採集食物。虎頭蜂屬胡蜂科,是吃肉的!
後續團員來到營地,我們都警告他們不要太過靠近那一區。這裡離文明社會還有好幾小時的路程,被叮到,是很麻煩的。不要想搭直升機哦!



17:20鄭上校、林炳瑩、鏞哥三位來到,脫鞋在溪裡玩的不亦樂乎!



17:26焦大哥也到了。
17:40陳國棟(二陳)也在溪邊脫鞋,準備過河。焦大哥與林大哥在溪畔的礫石灘煮起開水、泡起茶來。



17:45林金惠也到了。



18:00登宏與林老師出現在溪畔。
19:00天色黯了下來,此時大家都在猜最後四位團員是誰會最晚下來。陳大哥(大陳)帶著賴姐首先下到溪邊。賴姐說她過遠多志山後迷路,又折返往回走,遇到陳大哥,兩人走在一起。
19:30大刁與黃老師是最後一批。他們兩位的頭燈在小肩稜臨時營地附近晃來晃去,但就是無法找到正確的下坡路,隔溪呼叫,因為溪水隆隆聲的遮蓋也聽不清楚,曉祥此時一馬當先,掛起頭燈前去接應。
20:00全體隊員齊聚營地,結束今天甘藷峰的活動。
營地的插曲就是,登宏把外帳掛起來之後,居然有好幾位團員想跟他一起擠(昨天一夜帳篷,有人受不了室友的打呼聲)。二陳、大刁、賴姐,讓登宏睡外帳睡的不安穩。賣來亂啦!
海拔下降至1900公尺,夜晚溫度是涼爽的13度左右,睡袋用蓋的就足夠,伴著溪水聲入眠。

2010/05/15(Day4)

04:00起床。又經過一夜的休息,右手臂疼痛狀況稍有改善,昨晚已經可以睡著,今天如果能夠平安返回家門,要趕緊去看醫生。
05:22大夥的背包都已經打包完畢,就等登宏的鍋碗瓢盆收拾好,就可以上路。團員們紛紛跑到附近岩石上拍照,不要太靠近虎頭蜂窩哦!



05:45出發。團員們魚貫上坡。



05:54這一區也是耳無溪營地,範圍比較大,不過現場礫石很多,搭營會很麻煩,離溪邊水源也稍遠。



05:56下營地,沿耳無溪右股支流上溯(第一個Y字型溪谷)。



06:03溪邊大石頭小休。
上溯約500公尺後,右岸有路條指示,由此上切右岸高灘地,進入樹林,接著是芒草堆。出了芒草堆,路徑右轉,會看到一棵直挺挺的大樹,及林道下方大崩塌地(耳無溪的源頭)。




06:51直挺挺的大樹過後,從高灘地下切到溪邊,沿溪而上,到達有一顆大石頭的最後水源處(H2200)。





07:00大石頭前轉右股乾溪溝(第二個Y字型溪谷)。



07:06右轉處有紅色塑膠繩標示,接著順碎石乾溪溝而上,沿途有路標指引,乾溪床上倒木很多也很大,避開倒木,走相對好走的路逕。




07:14繼續陡上,碎石路面要小心腳步,否則爬一步滑一步的,根本沒有提升多少高度。這裡也是巨倒木區,在倒木區鑽上鑽下。沿途阿里山薊也長的很茂盛,也要避開它的枝葉,它很刺。



07:18乾溪溝的盡頭,綁有一條藍色扁帶,順著藍色扁帶上攀後,進入一稍平坦的小樹林營地,再往上走,就會接回原來的登山路徑(H2300)。從這裡開始完全脫離耳無溪的控制範圍。小休。吃點乾糧飲水。




08:18循登山路徑,之字型坡道上抵730林道17.5K,沿途路跡清楚,路徑兩旁以芒草與二葉松林居多。這一段路紅毛杜鵑也盛開。這裡,遇到新竹竹科登山社16位成員來走閂山、鈴鳴山。



08:41林道15.5K附近,兩株倒臥的巨木,人從底下鑽過去,背包太高的還會卡彈。



09:00林道15K崩壁水源,在此取水煮水泡茶,等候一下後面的隊員。
10:16是杜鵑花的一種嗎?葉子與花看起來很像,不敢斷定。



10:25林道11.7K柵欄處,旁邊就是等候我們的接駁車。結束四天北二段之行。大夥喝黑松沙士與蘋果西打解渴,順道換上乾淨清爽的服裝,驅車前往梨山聚餐。




下山後,先給脊椎整療師(登宏的朋友)看看志銘的自我調整,是否有將骨頭接回原位。結果還算好,事發當時,志銘就已將脫臼的手臂自行接回來正確位置了,只差沒有百分百到位,他再幫忙把它放到正確位置上。
不想直接面對大醫院的急診室,是因為,看到四月份林榮峰大哥右臂脫臼的例子。他在東勢農民醫院急診室接受治療,醫生先施打麻醉針,再施以骨頭接合手術。在麻醉狀態下,骨頭被其他人怎麼移動都不曉得,在移動的過程中也可能傷到周邊的筋骨,產生所謂二次傷害,這樣這隻手臂的功能就會大打折扣。
隔天去成大醫院檢查,醫生說可能有肌腱斷裂現象,也可能是骨頭結締組織受損,X光片中無法看的出來。要更進一步診療,例如核磁共振或是超音波掃描,需要以開刀為前提才能施行。志銘不想開刀治療,許多山友動刀之後的後遺症,都歷歷在目,動刀也可能把人生爬山的志業都動掉了,希望以更高強度的物理復健輔之以藥物治療(食療)的方式,把受傷的組織儘量復原,相信,這復原之路將會相當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