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04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二段(20100512_15)(1/2)


2010/05/11(Day0)

接駁天依計畫,車輛將行駛到梨山遊客中心,大夥將在哪裡的涼亭下過夜,也順便做做高度適應。這次團員們總共聘請了兩位原住民挑夫,兩位挑夫依約要在晚上九點與我們在埔里「地理中心碑」碰頭,上我們的接駁車。時間到了,卻不見人影,打電話才知道,原先要來的兩位挑夫,一位農事造成手部受傷,一位剛下玉山就跑去喝個酩酊大醉,根本忘了有挑夫這回事。害的聯絡的登宏,急忙打電話請吉小姐再幫忙聯絡看看有沒有其他山青有空陪我們走這趟行程,最後是『曉祥』有空檔,他於晚間十點半出現在地理中心碑,而我們也因為僅有一位挑夫幫忙背負大約五位團員的公糧與公裝,另外七位團員就得自己背啦(原本二陳與三陳兩位,就要自己背公糧與公裝的)!
車輛大約在凌晨一點左右抵達梨山遊客中心停車場,團員們趕緊把睡袋、睡墊從背包中拿出來,鋪在旁邊涼亭的地板上,補個眠。

2010/05/12(Day1)

05:20起床,陰有小雨,起床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決定哪五位團員要聘請挑夫幫忙揹負裝備,也順便把這五天來的公糧公裝分配一下,讓大夥打包進背包內。林大哥(金惠,南三段成員)、焦大哥(化一,南三段成員)、陳大哥(耀明,報名南三段卻未成行成員,大陳)、賴姐(秀美,南三段成員)與黃老師(紀嚴,成大教授,2008年南三段成員)等五位請曉祥幫忙背裝備;另外七位,大刁(刁祺昌,南三段成員)、陳大哥(加全,南三段成員,三陳)、林老師(德發,登宏國中老師,南三段成員,已於五月底完成百岳)、林大哥(炳瑩,2009年南三段成員)、陳大哥(國棟,新進成員,二陳)、鄭上校(水來,退役上校)與程大哥(精鏞,鏞哥)就自己來揹負公糧與公裝。
這次有14位成員進入山區加上1位山青總共15位,而我們就準備了四頂四人帳(犀牛A-150*4,每頂睡三人),鄭上校準備了一頂二人帳(犀牛U-900),他與程大哥睡一頂,另外還準備了一頂外帳(炊事帳),原先是志銘自己要睡的,後來第二天手受傷之後,讓給了登宏。




06:00梨山,陽光小站吃早餐。這家店也是每次來梨山住宿必定光顧的早餐店,早早就開門,店內所販賣的早餐總類也相當豐富,還可向店家要免費的白開水喝。15個人吃了1000元的早餐。都有吃飽嗎?



06:20昨夜曉祥匆匆忙忙由南投信義鄉趕來報到,連睡袋、睡墊都沒準備,這樣就上山可是不行,連忙尋問早餐店老闆,梨山地區是否有販賣睡袋的店家,還好有一家藥局有賣輕便型的睡袋(填充聚脂纖維,價格400元)。等候藥房老闆娘來開店門,購買的時候,雨勢不小,不過沒有持續很久,一隻小狗也急忙跑到屋簷下躲雨。買睡袋,順道幫林炳瑩購買一條酸痛軟膏。



06:40梨山地區唯一的公營加油站加油(每天07:00營業至19:00),加油站要七點才開門,耐心的等吧!



08:20四輪傳動車可以抵達730林道11.7K(H2300),再往前一點有木柵欄和警告鐵牌,車輛無法通行。一般低底盤車輛慢慢開,可抵達9K流籠處。9至11.7K有多處低窪積水地形,車輛輪胎容易打滑,沿途咬人貓、高山芒草很多,如果步行的話,要特別注意。




08:21背著背包出發。走沒多遠,曉祥背包過高卡到樹枝,志銘前去幫忙處理,卻被反彈的樹枝打中右眼,痛到有短暫幾十秒鐘完全喪失視力,好在過一陣子之後,視力逐漸恢復,不過這一整天走路下來右眼都很痛,經過一夜睡眠(沒有使用眼球)才得以恢復。林道上有附近農戶灌溉用的PVC水管,一路接管到13K左右。



09:30林道15K崩壁水源,在此每位團員接600C.C.公水,待會在19K會用到。



09:42台灣天南星。



10:17林道17.5K(H2600),滿地松針,地勢平整,如果有水源,會是個好營地。幾天過後,步徑將從這裡銜接上來,小休,吃點乾糧。早上雖然下了一場雨,但對林道卻沒有絲毫的影響,團員們也沒有雨衣上身,沿途崩壁水源也是涓滴細流(好在15K還有水),顯見今年上半年的降雨量還沒有達到預期。往年五月份走奇萊東稜或北二段都有這種現象發生,台灣地區的降水,越來越依靠七、八月份的颱風這種強降水;短時間的強降水非但對解除缺水危機沒有幫助,還造成像八八水災這種嚴重土石流問題。



10:37林道上,阿里山薊長的很高,約有一公尺的高度。



11:29林道19K大轉彎處,此處平坦,午休煮午餐(麵條),也順便煮開水,沖泡三合一或咖啡包。雲層底下降,天色也暗了下來,等一下可能會有些許降雨發生。停留約一個鐘頭後加緊腳步出發。
台灣大約在4月中旬進入冬、春交替的季節,有時候會有幾天陰雨綿綿的天氣發生;到了5月中旬進入春、夏交替季節,偶而也會有陰雨綿綿的天氣發生,不過降雨強度不會很高,只是下雨還是令人不舒服,尤其現在山區溫度還偏低,一下雨更讓人受不了。5月下旬正式進入梅雨季,此時下雨強度增大,還伴隨雷電系統。





13:16林道23.2K(H2840),閂山登山口。附近二葉松淡黃色的雄花與春芽一起綻放。下背包,準備輕裝往返閂山。在此吃點乾糧、飲水補充體力。




13:24出發。曉祥不需要攻山頭,已經先我們一步前往25K工寮,叮嚀他也要背一些公水到25K工寮備用。上山,沿途會經過多個乾涸的看天池,最接近三角點的一個最大(閂山下營地),目前還有些積水,水漫到看水池旁邊的步徑上,步徑兩側箭竹高密,底下又有積水,繞道而行反而比較容易。剛上坡沒多久(20分鐘左右),會遇一雨量計,右轉可抵茶岩山(H2987),這也是需要小心的轉彎處,免得走錯了山頭,隔天林金惠與大刁就在上鈴鳴山途中,走到往人待山(H3110)的山徑上!




14:55閂山(H3168),二等三角點1467號。快到之時,有些許飄雨,不想把雨衣上身,但沿途一些高密箭竹林已經夾雜水滴,經過時還是讓衣服有些潮濕,好在箭竹林步徑不是很長,大部分都還是箭竹草原路況。
雲層遮蓋了四周的視野,又有飄雨的現象,團員們趕緊拍拍登頂照就急急忙忙的下山了。



16:00回到林道23.2K,閂山登山口。整裝往25K工寮出發。在抵達今晚下榻處之前,還需要在紅磚砌水塔旁的小溪澗取水才行。
17:10林道24.5K水源處,有一座廢棄的紅磚砌水塔是明顯的地標。水源在水塔旁的溪澗上,水源不大,涓滴細流,花些時間取水;現場有以前隊伍牽一根黃色水管到水塔附近,好方便取水。利用MSR水袋取了10公升的水,大夥也都多取一些水,等會在工寮可以喝個飽。




17:40林道25K廢棄工寮(H2800),山中的五星級民宿。25K廢棄工寮規模頗大,四周空地被虎杖、芒草、咬人貓、高山薔薇、許許多多有刺植物所佔據,工寮主結構尚完整,中央有一客廳及簡易木製矮桌椅,兩側廂房總共隔有六間小房間(左進四間,右進兩間,每間約可睡4至5人,鋪有床板),右側廂房再往裡頭走,還有兩間空房間(只有地板沒有床板),左側廂房再往裡頭走,還有廚房及廁所的配置。靠近廚房的外側,有一廢棄浴缸,承接工寮屋簷雨水,上頭覆有紗網阻隔落葉,目前乾涸沒有水。25K工寮是北二段裡面最棒的住宿地點,推估以前林道24.5K磚砌水塔的溪水水源,應該是利用水管銜接到工寮這邊,供應在此住宿的人員使用。
這短短500公尺的路程,腳底下的路是不難走,也沒有多大的上下起伏,但沿途植披卻是多的嚇人,而且還夾雜懸鉤子屬、薔薇科等有刺植物,走起來備覺艱辛。500公尺路,花了整整20分鐘。
靠近廢棄工寮的林道25K附近,步道凌亂,植披遮蔽視線也是因素之一,天黑視線不良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工寮往左,往右則是前往鈴鳴山的林道。
多背過來的水,晚上就把它煮成冬瓜茶與熱開水,補充這一天因運動流失的水分。
山中無歲月,大夥在此度過一晚寧靜無風的時光;上廁所倒是有些麻煩,工寮內的廁所只供看不供用,屋外沒有有刺植物佔據的空地是少之又少,如果有,也是東一陀、西一陀的被山友的黃金或衛生紙給佔據,要選個好「Location」著實不易。
除了討論往哪去上廁所之外,今晚睡覺前的另一個討論重點是:明天是否推進營地(不住鈴鳴東鞍營地或無明西峰營地),直抵無明水池營地。看到今天沿途水源狀況,讓人不免擔心,鈴鳴東鞍營地下切取水,將會很花時間(奇萊東稜的太魯閣三叉營地水源與立霧主山下2760鞍部營地的水源就是如此),就算明天住在鈴鳴東鞍營地,隔天也還是要從無明水池背水到甘薯南峰營地。這樣,倒不如直接重裝殺到無明水池,一來不必揹公水,二來還可以減少一天的行程,只要大夥體力耐力可行的話!團員們投票表決,最後在睡前達成共識,直接殺到無明水池!
Tomorrow will be a long day! Sleep.
雲層也在夜晚悄悄散開,明天將是個好走路天!

2010/05/13(Day2)

03:00起床準備。
04:30點著頭燈、穿著雨衣出發。屋外溫度10度上下。



05:09林道26K崩壁,腳踏點比之往年還要更窄,而且腳下土石鬆軟,幸好全程有扁帶確保(扁帶固定點在上方的樹幹上,稍嫌遠一點,有點懸盪感)。賴姐通過時,有些腳軟,不曉得腳要放哪哩,登宏過崩壁後,再回來賴姐旁邊,指導她腳步。




05:19全員通過26K崩壁,閂山山頭上的烏雲也在逐漸消散中,相信過不了多久,能把這身雨衣脫掉。



06:30林道盡頭27.5K(鈴鳴山登山口營地,H2800),營地分散成兩處,各可搭3頂四人帳,相距50公尺左右。營地一前一後,後營地離水源較近。水源直接來自山壁水滴(不穩定),或過山壁後之溪澗水。此刻後營地正滴著水滴,林道濕漉漉,在此紮營將會相當不方便。下切溪澗取600C.C.公水,待會鈴鳴東鞍營地會用到。
25K工寮到27.5K營地這段路,雖是廢棄林道,但,除了偶而看到路邊水泥護檔外,已經完全看不出,這裡在伐木時代,是可以通行車輛的任何證據了,也是730林道最難走的一段,沿途次生林擋道,還兼有刺植物(薔薇)或咬人貓在旁伺機而動。2.5公里的林道路,走了兩個鐘頭。
從27.5K登山口出發,便是一個陡上坡,剛開始為小溪澗上切,溪澗有水(多半時候無水),溪澗內石板濕滑,幸有扁帶輔助上攀,沿溪溝拉繩陡上,再橫切,接上一條小溪溝(此刻有水,乾季無水),也有扁帶輔助上攀。續行,出鐵杉、二葉松林後,銜接上鈴鳴山山腰,附近是箭竹短草原地形,續行一段,抵人待山岔路口,左往人待山,右往鈴鳴山。金惠哥哥與大刁此刻走在隊伍的最後,居然往左走上人待山的山徑上,幸好山徑沒多遠就沒了路跡,讓他們心生警覺,折返遇到志銘(去年北二段之行,團員之一的英智也是在這附近迷路,造成隊員間的人際關係衝突,有機會再詳述這件事)。
07:33人待山稜線處,為箭竹海形成的草原坡,展望頗佳,往南瞧,畢祿、鋸山連稜在薄霧的襯托下,展現出柔美的一面。



08:53鈴鳴山(H3272),三等三角點6373號。全山為短箭竹地形,南北與畢祿無明連稜。此刻四周雲霧昇降無常,等候片刻,中央尖山在雲霧中,展現三尖之首的英姿。





09:20鈴鳴東鞍營地(H3180)。往年這營地到處是5公升的寶特瓶(瓶口打開承接雨水)與鋁製臉盆,今年卻是一個也沒有看到,也因為此,營地就沒了現成水源,幸好有先見之明,從林道27.5K背水過來。煮開水、煮麵,大休一小時。
營地位於冷杉、二葉松林間,避風,營地分上下兩層(約可搭五頂四人帳),取水路徑,由上層營地北方碎石坡下切,下切一段之後左邊有路條指示,再左下切到一乾溪溝,沿溪溝繼續下切,下降100公尺左右有水源泌泌流出,愈往下水量愈大(取水來回約一個鐘頭,端視水線下降的高度)。
昨天對於今天營地選擇的討論也曾提到,在此下切取水,再推進到無明西峰營地紮營?這方案同樣要揹公水,隔天也同樣要用到一天無明水池的水,而無明西峰營地距離無明山僅四小時的路程,如果在鈴鳴東鞍營地不下切取水,還可減少一小時的浪費,故無明西峰營地不列入今晚營地選項中。
此刻,太陽公公大大的露臉,團員們也紛紛把雨衣脫掉,收進背包內。




10:20往無明西峰出發。營地附近高點往南望,畢祿、羊頭連稜現身在雲海之上,更往南的奇萊東稜就隱身在雲層之中不得見!往正西邊望,剛才在上面拍照的鈴鳴山露出它淺綠色箭竹山頭,與下方深綠色冷杉林森林界線成一明顯對比。
從鈴鳴東鞍營地一路到無明山這一段步徑上下起伏,大致沿著山稜南側前進,有時走在箭竹步徑、有時在冷杉林下,更多的時間是花在裸露岩面上,偶而南側路線過於險峻或岩面破碎,才改稜北腰繞通過。多處路段走在瘦稜上,往下望是懸崖峭壁,正可體驗十峻之一『無明山』的艱險難行。






 
11:57裸岩區,小休。紅毛杜鵑一叢一叢的開,鮮粉紅色花朵在深綠的冷杉下顯的光采奪目,經過一季寒冬,冷杉也長出翠綠的三回嫩葉。森氏杜鵑也在開花之後長出嫩葉。此刻大刁走在志銘的左近,從鈴鳴東鞍營地直到無明西峰,大刁與大陳遠遠落後其他團員大約有20分鐘左右的路程,志銘陪在附近,跟著慢慢走,偶而望望,偶而等等,偶而落後,偶而領路,注意力無法集中。雲,沿著華綠溪溪谷湧上來,四周山頭為之閉塞,沒有展望。






12:06裸岩區,小休。領先集團休息夠了,先我們一步離開。無明把它南側一洩千尺的崩壁毫無保留的展露在大夥面前,令人不寒而慄,還要多久才能登上它呢?團員們在心中留下這個問號?





14:02無明西峰(H3225)。腰繞岩壁,陡上一個碎石坡,仰攻西峰,經過最後一段拉繩處,上山頂。山頂上,阿里山龍膽紫色花朵綻放,南邊雲霧阻擋沒有視野,正西方鈴鳴與H3104峰還看的見。大陳與大刁也一步一步往山頂移動,很喘。






14:22無明西峰營地(H3200)。領先集團利用現場所能找的到的水瓶,過濾水、煮水,讓我們後到者享用,補充水分,感謝了。
由無明西峰往東,約一分鐘的路程即是營地,無水源,營地四周被冷杉林與林下箭竹叢所包圍,很避風。長條型的營地約可以搭五頂四人帳,地勢還算平整。營地上面還有其他隊伍開闢出來的臨時營地,可再搭兩頂四人帳,此地點就有點傾斜,如果不是團員爆隊,應該不會想要利用這一塊。
登宏把待會的路況記錯了,跟團員們說後面一路到無明山已經沒有困難路段,其實是困難路段正要開始呢!



14:30西峰營地再往前行,步徑先下降,冷杉、鐵杉林中空隙處就遠遠看見一道由岩石與植物所構築的高牆聳立在面前,這就是上無明的第一道考驗。



14:57領先集團早我們半小時離開,此刻已經全數通過這3米垂直岩壁的焠鍊,剩下我們四個後段班學生留在這裡,等著要補考。黃老師輕裝先上,接著大刁也輕裝上去,志銘再把他們兩位的背包掛在鉤環上,給他們兩位拉上去,大陳就直接採人包分離,背包先上人再上,志銘殿後確保與拍照,隨後,自己重裝上這3米岩牆。
921地震剛過,這3米岩壁上沒有現在如此多的架繩輔助,通常都要一位藝高膽大的攻擊手先上去,幫忙後續團員人包分離;現今,走這段路的隊伍多了,現場所架設的繩子也多到像品田三段式斷崖或素密達三段式斷崖一般,雙手繩子一把抓,就能輕鬆應付。



15:05過3米岩牆之後,想說要等好一陣子才會再有考試出現,精神狀態為之鬆懈,主因也是大刁與大陳兩位團員體能下降,過了3米岩牆之後,體能下降更是明顯,常是走沒幾步路就需要停下來喘口氣,這樣我們距離前面領先集團就更加遙遠了,心理正想著要如何激勵這兩位團員的士氣的同時,右手水平抓著鐵杉枝幹,雙腳配合著左右跨步,準備下降一個約兩米落差的林中步徑。
突然,喀嚓一聲,右手臂硬生生的脫離原來應該在的位置,大腦完全感受不到右手臂回傳的力量,當下痛的哭出來,背包的重量壓迫手臂脫臼的地方,大腦一直接收到背包重量與手臂疼痛的雙重訊息,更讓人覺得爬山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無助,趕緊將左手延伸至左側的樹幹上,確保下這兩米的落差。
下去之後,趕緊將背包放下,右手臂試著自己轉動看,看能不能把它「locate」回原來的位置。靠著左手的輔助,右手慢慢向上抬、轉動,果真,又「PO」一聲,右手臂上連續針扎的疼痛感稍微舒緩,不過右臂疼痛的訊號還是沿著神經傳導至大腦皮質,眼淚還是一直在眼框周邊滾來滾去。
令志銘想起,上個月中前往雪山西稜,李大哥(榮峰),最後一天,大雪山230林道9K崩壁的最後兩米落差,下降不慎,右手臂也是脫臼,無法自行矯正回原來位置,9K崩壁離文明社會只有不到3小時的路程就能走完,忍著疼痛,走下山就醫。
志銘現在這狀況不曉得要如何處理?才第二天?第二天嚴峻的考驗才正開始?後面還有大刁與大陳兩位拖著腳步的團員需要志銘的幫忙?
痛到無法行動,無法思考,呆在原地,不多久大刁走過來,看了看志銘臉上痛苦的表情,也沒任何表示,只說了:「志銘,讓路一下,我要通過」!哈哈,咬著牙,還是只能靠自己了。
想辦法自己把背包扛在雙肩上,繼續未完的路程,背包上肩,右臂針扎的疼痛感立刻回來,不管,在這荒郊野外,天助自助者,自己不搞定,誰能幫你搞定!
可惜,走沒50公尺,步徑上的危險地形,讓志銘不知不覺又把右手伸出來扶著岩面確保,當場又是一聲喀嚓,右手臂又再度脫臼,這次比之剛才更痛了,手臂連續兩次受到重創,讓志銘痛到眼淚又再度飆出來!趕緊再把背包放下來,試著剛才回復的動作,又「PO」一聲,右手臂好像有銜接回去的感覺,疼痛感稍有舒解。這下子右手臂是不能再使用了,輕輕點一下,就好!
15:16冷杉林中透空處,遠遠就看的見無明山西側的大崩壁路線正虎視眈眈的等著大夥,領先集團渺小的身影正在對抗它。志銘喊著登宏,但距離有點遠,他們聽不清楚志銘在講什麼,要加緊腳步才行,至少把肩上的一些重擔「share」給其他團員幫忙背負,好減輕右臂的疼痛感。



15:19路況持續下降,原本冷杉林植披還夾雜了鐵杉在其中。回望令人又愛又恨的無名西峰,心中百感交集,內心實在想罵它個千百回,但想想,『香格里拉』(台語:誰叫你來)。
還是等一下大刁與大陳兩位團員吧,他們兩位也是無明山對抗賽中,逐漸敗陣的團員,需要其他團員的鼓勵與支撐!右手脫臼不能用,但志銘還有強壯的雙腿與一隻健全的左臂膀,這幾天就靠它們三位了。也正好利用時間讓右手臂休息。



15:27步徑狹窄,叮嚀大刁與大陳兩位要小心腳步。兩位大口喘著台灣三千公尺海拔的空氣,似乎這裡的空氣組成不同以往他們所呼吸的一般。



15:31出森林,裸露岩面。腳底下的大小石塊擋不住地心引力的牽引,紛紛往華綠溪滾動,再不久,這裡的地形、地貌將會有劇烈的改變。



15:33步徑就由稜頂的岩面通過。無明山頭更近一些了。此處地形頗為破碎,步徑順著岩面迂迴腰繞。雲層下降把3000公尺以上的山頭矇上一層黑壓壓的布幕,視野不開,不過3000公尺以下的絕壁倒是清晰可見。





16:00至無明的最低鞍。下最低鞍,岩面傾斜,走偏內側稜線處,陡下碎石坡,經過幾處新崩塌地段,沿途有幾株二葉松可供確保;心想,如果這松樹也滑落華綠溪,不曉得要拿什麼代替。
領先集團在此分成兩股勢力,黃老師、焦大哥、林金惠、林老師在後段,也就是在最低鞍附近的位置;前段登宏他們已經先一步上攀無明了。
志銘詢問有沒有人能夠幫忙揹負一些公糧與公裝,現場團員臉露憐憫眼神,卻也愛莫能助,沒有人回應;登宏在稜線上大喊,說他已經電話通知小古與阿福,請他們叫直昇機把志銘載走(但目前尚未正式無線電聯絡救援直升機),而曉祥也累到雙腿無法再承受更重的公糧與公裝,已經先一步上山去了。
志銘不想這樣就搭直升機下山,而且依目前3000公尺以上雲層壟罩的天候狀況,直升機也不可能飛,要坐也要等到明天在無明水池營地,才可能以吊掛方式實施。
曉祥已經先一步上去了,其他團員也自顧不暇,背包只好繼續留在志銘雙肩上,咬著牙繼續苦撐。
背包上肩是目前最最痛苦的一件事了,需要旁人幫忙上背包,右手臂能夠移動的距離或方向有限,手穿不進背包肩帶內,搞好久,背包還是上不來。
黃老師、林金惠給了志銘幾顆普拿疼,剛受傷的手臂一直發出疼痛訊號,需要painkiller來舒緩一下。此刻大刁與大陳也來到最低鞍,志銘把兩位託付給焦大哥照顧。陳大哥與焦大哥在屏東是一對好朋友,經常一同爬山,他們的太太更是同公司的同事,因此才彼此認識;後來的行動中,大刁與黃老師一組,大陳與焦大哥一組。
兩位落隊的隊員有了其他團員的照顧,志銘雙腳馬力把它加下去,希望能夠趕快通過無明的考驗。最低鞍海拔H3050,距離無明(H3451)還有400公尺的落差,估計馬不停蹄的往上攀,需要兩個鐘頭的時間來完成。高落差地形現場都有架設繩索確保,沿途倒木、巨倒木不少,右側就是直瀉華綠溪的萬丈深淵,令誰也不想從這邊華綠溪(滑下去)!
心裡想著趕路,也就無暇再把相機掏出來拍照!右手臂的狀況也是隨時要注意,免得一個失察,又重蹈第二次脫臼的覆轍,這裡路況可不比剛剛,要是受傷了,可沒有多餘空間來自我修正。
16:30拉繩往上走,過倒木陡上,到一段七米左右拉繩處。要拉繩,是因為步徑上一顆兩公尺高的巨石擋道,繩索架設成『Y型』,臂力夠的人,可直接重裝拉上去;手無縛雞之力的人,就採用人包分離的方式上攀,是上無明的第二道關卡。
志銘右手臂狀況應該歸類為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但現場並沒有其他團員在,只好硬著頭皮上,強攻,利用雙腳、雙膝與一隻「堪用品」左手,蹬、踩、跪、趴等方式一步一步提升自己的重心高度,完成這『七米』的不可能任務!
上去之後,黃老師來到志銘後面,很訝異,志銘如何能上得了這塊巨石?裡面的辛苦,旁人很難體會啊!
這道高牆過後,步徑的難度就不那麼艱險,只要體力還能夠支撐、只要鼻子還能夠呼吸、只要內心還想完成夢想,意志力會帶領雙腳走完這趟神奇的旅程!
經過一堆一堆的碎石坡,也在巨大的岩石堆中攀爬,還趕上了領先集團的全部成員,終於、、、
17:50抵達無明山(H3451),二等三角點1450號。上頭風大,下面十餘公尺處有一塊四人帳小營地,避風,就在那邊等候其他團員上山。曉祥第一位上來,二話不多說,直接重裝往無明水池營地出發。後面隊員三三兩兩上來,匆忙拍完登頂照後,也匆忙離開三角點往營地出發。
上坡的路上,隊員們體能下降,紛紛找尋有利的位置,停下來補充能量,吃東西、喝水,讓志銘得以有時間追趕過他們。




18:30等了將近40分鐘,太陽下山了,夜幕悄悄來到,大氣溫度驟降,加上風冷效應的助長,實在冷的可以。等到現在,陳大哥與焦大哥還不見人影,推估他們兩位應該會在山頭下方約幾百公尺處的冷杉林中緊急露宿才對,那裡是最低鞍上來最避風的地方,營地還算寬敞。
點頭燈帶著黃老師與大刁摸黑,前往今天預定的營地。摸黑走路,走不快,黑暗中依稀還聽到微弱的人叫聲,本以為是陳大哥與焦大哥已經上得山頭,正往這邊走來,但途中隔個幾座起伏的小山丘還有濃密的冷杉林、箭竹林,如何能夠聽的到聲音呢?後來才知道是前面的團員,因為天色暗黑,不辨方向,吼的啦!
19:20無明水池營地(H3360)。摸黑,走了50分鐘才抵達;天亮看的見路況的時候,半小時就能走完這一段路。摸黑凡事小心為上,安安全全的抵達營地才是王道。
無明水池營地位於無明水池北側二十公尺附近,周邊有箭竹叢把風,稍避風,營地有三塊,分上、中、下三層,地勢還算平坦,可搭八頂四人帳,水源取自無明水池。抵達之時,先把帳篷搭設起來,因為手臂疼痛的關係,今晚要獨自睡外帳的計畫破滅,改睡帳篷,與黃老師及金惠哥哥同寢;二陳、三陳與林炳瑩大哥同寢;鄭上校與鏞哥一頂帳篷;賴姐、林老師與大刁一間,登宏與曉祥一頂。
登宏取呈黃褐色、有味道的無明池水,過濾、煮沸,加冬瓜茶磚壓味,給大夥飲用。經過15個鐘頭的奮戰,這冬瓜茶磚、天然鹿糞、鹿尿與箭竹葉綠素調和茶,喝起來還真是香甜的可以。大夥咕嚕、咕嚕大口喝著,水壺中還裝了不少這種煮沸過的水,因為明天要到耳無溪,才再度有水。推算,那也是明天傍晚以後的事了,今天不把個人水壺裝滿,明天如何能應付鬼門關山與甘薯峰的挑戰?
口渴的事情解決了,接下來就是填飽肚子的事了,趕緊埋鍋造飯;天色已晚,大夥也累了,登宏呼弄幾個菜,大夥將就點。吃飯的時候,團員們嘴巴上所講的事情,不外乎,就是尚未出現的兩位隊員,他們兩位現下在什麼地方呢?
天空飄下小雨,幸好為期不長,對營地沒有造成危害;如果下起陣雨來,縱使雨已經停了,隔天上午行走時,因為箭竹葉片飽含水分,還是會讓裝備、服裝盡濕。有一位山友形容的很是恰當:『就像過隧道式洗車機一樣,全身溼透』。
20:30大夥飯後,躺平在帳棚內,聊著今天通過無明山的種種話題,突然聽見幾聲長嘯。這時候有人為的嘯聲出現,那表示:焦大哥與陳大哥離我們很近了!我們也出帳對著水池方向吹哨、長嘯。
21:00果然兩位隊員出現在水池旁。登宏勢必要睡外帳了,因為多了兩位隊員與曉祥同寢,大夥趕緊起床,搭設外帳,登宏也再度把爐頭點燃,煮些開水、熱熱湯。焦大哥還扒了點冷菜飯吃吃;陳大哥喝完水,就倒臥在帳棚內休息,飯也沒有胃口吃了。
焦大哥說起他們這幾小時趕路的經歷,原本他們也想直接露宿在冷杉林中,但考量到身旁沒有多餘的行動水,也少了帳篷的遮風避雨,想說還是趕路,走到營地,心裡才會踏實。大約在七點附近,抵達三角點,往水池營地運動的途中,因為天色昏暗,加上體能下降,屢屢走錯路,幸好都能及時修正回來正途,說是平常中級山的訓練,幫忙他們在黑暗中找到正確路徑,最後快到達水池畔之前,想說到底離營地還有多遠,就發聲呼嘯,果真營地的隊員應和著,讓他們堅定信心的走過來。
15位團員全部到齊,心中的一塊大石也放下了,就剩下右手臂還斷斷續續的抽痛著,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心裡想著,拖著右臂,明天要如何應付鬼門關那三段斷崖呢?是夜風平、無雨,感謝老天爺賞臉,讓全體隊員通過無明的考驗,沒有多出許多道難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