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172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南三段(20100325_0403)(4/4)




05:30天色矇矇亮了,隊伍才出發,出發走沒多久就是崩壁區,看的到路才出發,比較安全。沿途,二葉松長的高大挺拔,松針上開滿了花朵。位處山谷當中,太陽公公被山群給阻隔在外,周邊景色還不是很明亮。步徑都不是很堅固的地面,行走走在傾斜的邊坡上,腳下隨時有土石滑動。






06:10天色逐漸亮了起來,半邊天空被綿羊型狀的高積雲所盤據,顯示今天又有鋒面系統靠近台灣;碰到第一個崩壁,屬不穩定邊坡型,通過沒多大問題;不過隊員通過時,腳下揚起大片的沙土。



06:20第二個崩壁,六十度的邊坡,沒有腳點,也沒有確保點,崩壁對面就是濃密的植披,可穩住腳步,心中思量要如何全隊安然通過?直接橫渡是比較快,但不能保證每位隊員都能毫髮無傷,採高繞再橫切過崩壁上緣通過崩壁是比較安全的辦法,就是時間會比較久。高繞處長滿了蕨類植物。




07:00通過第二崩壁,稍事休息,準備通過第三個。
07:10第三崩壁,這次讓霹靂馬他們三位走在前頭,原住民真的還是比較厲害,觀察一陣子之後,就跨出腳步,利用雙腳在六十度的邊坡上踏出腳點,霹靂馬第一、鐵馬第二、土龍第三,前面一位先踏出初步的腳點,後面緊接著加強工事,三位都用力踏出腳點;他們三位通過之後,隊員們魚貫接著通過。賴姐雙腿嚇的發抖,五位壯丁前前後後包夾,確保她安然通過。




07:20全體通過第三崩壁,霹靂馬就說如果知道還會有這種地形,就會攜帶短柄的土鏟來鏟土,去年小華跟我們來的時候用山刀砍了一隻碗口粗的樹枝,一端削尖用來鏟土,利用這種方式來通過崩壁。如果利用手杖可能無法勝任,甚至還會斷掉。鏟土做出腳點這方式,能高越嶺也如出一轍,天池山莊莊主李正一他們也大致採用這個方法,來確保屯原登山口以及6K大崩壁的通行安全。下次有機會再來這,記得帶一把冰斧備用。
07:44布農族家屋,從亞力士營地一路到無雙部落,只要是地勢平坦,或是鄰近水源的地方,都可見到諸如此類的家屋,顯見日據時代,這裡應當住了不少人。一隻椿象隱身在家屋旁一朵紫色花裡。




這一區,核桃樹相繼吐出新綠,樹下還有去年的乾核桃可撿,用石頭敲開,裡面兩片小果仁,味道可口,想多吃幾顆,誰有核桃鉗啊!
09:25第四個崩壁,跟第一個很類似,隊員一個個小心通過;倒是上坡時,土石滑動,腳步跨不太出去,賴姐被前後的團員拱上去。




09:34第五個崩壁,很大的一個碎石坡崩壁,因為是碎石,反而容易踏出腳點,只要不怕腳下砂石會滑動的話!同樣的,賴姐被前後的團員確保通過。



走著走著,意想不到的好康發生了,林大哥(金惠),居然在鋪滿闊葉樹葉的步道上,踢出一根陳年的鹿角來,是這次南三段撿到最大的一根,當下就拱手讓給克明哥哥,換取克明哥哥手上那根小的(第十天志銘把那根小的送給了接駁車司機,黑皮)。
09:50越過一支稜後,步徑開始下降,遠遠的就看見無雙部落寬廣的大草原。中日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後,日本人無法分配多餘的警力在山區留守,於1937年展開大規模的集團遷住,無雙社的住民被強制遷村到東埔、望鄉、久美、羅娜等鄰近山區的河階地,好方便集中管理。幾分鐘後便進入無雙部落的遺址,石板屋四處散落,均只剩下低矮的石砌圍牆。



10:00日據時代小學學校遺址大門口附近休息(H1600),周邊種滿了梅子樹,梅果結滿枝頭,但還未成熟,味道苦澀。



10:30續行。
10:42無雙吊橋(H1450),年久失修,橋面木板部份已腐朽不見,為安全起見,每次一人通行過橋,橋下是風景優美的郡大溪,下游約數百公尺有郡大野溪溫泉,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去泡它一泡。




11:00全員過完吊橋,吊橋另一端就是郡大警備道,左行可直上駒盆山,右轉通往烏瓦拉鼻溪。取右。
11:50烏瓦拉鼻溪(H1500),在這裡煮麵吃午餐。趁煮麵煮開水的空檔,團員脫掉衣褲,下溪洗澡,哈哈,好一幅『**圖』。
12:30出發,過溪後開始之字型陡上,預計上升900公尺到郡大林道45.3K(H2400)。




13:46第一次休息,中海拔,天氣炎熱,團員走的滿身大汗,剛剛在烏瓦拉鼻溪都白洗了。



14:57第二次休息,天氣依然炎熱。



15:56第三次休息,在郡大林道45.3K處,霹靂馬他們三位上來有一段時間,等的身體都涼掉了,生火取暖。



16:30崩塌地,旁有玉山國家公園指標牌。天空相當陰霾,氣溫也隨之下降,料想今天晚上鋒面系統通過會下雨。




接二連三的小崩塌地形。林道邊緣,採用大木樁作為邊坡補強之用,隨著年久失修,部分木樁裸露。



16:36遠遠的就看見43K大崩壁,這個崩壁是兩三年前颱風所造成的,原本還可直接橫渡,現在多半採用下切再高繞的方式,崩壁的另外一頭就是水源區,原本43K工寮的水源就由此接管。登宏認為崩壁上面依然還有水源的存在,上切去偵查一下。結果是沒有,乾的可以。去年同樣在此,天色昏暗,不辨方向,登宏採取高繞方式想通過此處,高繞路線,有相當的困難度,行至最高點後,無法確知下坡的正確路線在哪裡,還叫喊霹靂馬前來協助,好在工寮距此不遠,他們聽到我們的呼喊聲。否則有的摸的了!



16:50開始通過崩壁。17:10全員通過。




17:11抵達43K工寮(H2550),工寮有兩進,客廳還可搭設一頂四人帳,裡面還可睡4、5位;霹靂馬他們就把帳篷搭在客廳,志銘認為會下雨,建議直接睡左進的房間,地雖然不平,但稍加整理還是可以安寢,我們這一帳篷的三位就睡裡面(登宏、志銘、賴姐),另一頂帳篷的三位團員(林老師、焦大哥、大刁)意見就不同了,討論之後,前兩位睡裡面,大刁與克明兄睡一頂四人帳,克明兄就不另外搭一頂二人帳。土龍一到就急忙要鹽來吃,原來他是走久了,體內電解質不平衡,身體不聽使喚,有輕微抽筋現象,剛好信惟兄在南三段出發前為預防螞蝗所準備的高濃度鹽水瓶派上用場,信惟兄倒是一次也沒用上。



往前50公尺,林道山壁有水源緩緩滲出(哈哈!今晚有水可用了),只是量很小,霹靂馬與登宏前去加工整理,用寶特瓶與黑色塑膠管把水接到一個大電鍋裡收集,為了大夥的飲用水忙了許久,感謝了。我們把原先電鍋裡的看天水過濾,煮成黑糖茶,先讓大夥止渴,等乾淨水收集齊全了,再來煮晚餐。要儲水到足夠煮飯煮湯,需要花上個把鐘頭,團員們於是圍繞在營火堆旁聊天打發時間。



今天走了將近12個鐘頭,餐後大夥紛紛躺平在自己的睡袋內,工寮內鼠輩橫行,在頭上跳來跳去,賴姐嚇到,還幾度坐起來,讓它去跳吧!睡覺要緊,明天就要步入文明社會了。空氣中彌漫著溼冷的水汽,八點多,飄下雨來,一陣一陣的。溫度8度。

20100403(Day10)

04:30起床,準備早餐,雨勢下的很小,有停歇的跡象,真慶幸昨晚睡工寮,起床還不必整裡溼答答的帳棚。經過整晚的滴滴答答,大電鍋裡的水多到滿出來,況且我們也用不了那麼多了,已經跟勇伯、蘇ㄜ、黑皮說十點會出現在32K,這個諾言要實現才行!雖然木材都濕了,霹靂馬他們還是有辦法把營火升起來,霹靂馬說雨中生火才能顯現他們原住民的真功夫。
05:45吃完早餐,跑去離工寮遠遠的地方解放一下,天色漸漸亮起來,才發現林道上長滿了毛地黃。這心臟科用藥,是日本人引進來台灣種植的,長長的頂狀花穗,長滿了一整排鈴鐺狀的紅花、白花或紫花,原本是歐洲中緯度地區路邊常見的野花,在台灣兩千多公尺海拔的山區成長茁壯。





06:00出發。特地拍下大電鍋的模樣,這電鍋,相信會嘉惠今天來此住宿的隊伍,當成是臨行的禮物吧(霹靂馬還在水源旁的石頭上寫下:飲水思源)!林道更前面的一座工寮則完全塌陷,無法使用。此刻天空還是一片灰矇矇的,昨天的鋒面還沒有走完,慶幸,出發的時候,已經完全沒雨了。




06:18遇到第一個崩壁,跟著前面一位隊員的腳踏點,小心通過。走在崩壁的邊緣,靠近斷崖的這一端。



06:22第二個崩壁,走在崩壁的靠近內側,靠外側有滑落的危險。每個崩壁有每個崩壁的特性,有的走在裡頭,有的走在邊邊,端視崩壁崩塌的分布狀況。



06:25第三個崩壁。



06:29第四個崩壁。此刻下雨雲層逐漸消散,改成高積雲系統。




06:32第五個崩壁。



06:37另一條路線的叉路口,這是一條獵徑沿喀塔朗溪而行,可接到無雙吊橋附近。附近滿佈二葉松針,走起來相當舒服。估計在大約42K的位置。由此一路到39K大崩壁,一路好走,有時經過橋基,有時地上鋪滿苔蘚類植物,有些路段更是開滿森氏杜鵑花。






07:00大刁、焦大哥、鄭大哥停在一顆石頭旁邊品頭論足,原來是一顆富含水晶的礦石,焦大哥要出2000元,請鐵馬幫忙背到32K,開玩笑的啦!再行沒多遠,森氏杜鵑的花朵掉滿地。




07:35林道39K大崩壁,先往下到岩壁下方再上切到林道;水平橫切,因為是整塊光滑的崖壁無法辦到。在此花了一些時間通過。不過大崩壁附近的針葉林相當好看,遠看像是一隻隻不同程度『綠』的顏色的小動物,靜靜的站立在那裡,展現高海拔山區初春的原始氣息。




07:53林道38K叉路口,叉路口設有指標牌阻擋。



令人想起,五年前第二次走這裡的情景,當時這一段路(39K至37K)滿是高密箭竹與芒草,張爸爸、張媽媽(三年前已經雙雙完成百岳,全國第六對完百的夫妻)居然從這一條路走下去,結果,想當然是迷路了!記得從烏瓦拉鼻溪上切林道45.3K時,就向他們說過,從45K到32K的林道是由高度2400多公尺,一路上升至2800多公尺,途中不會有下降的路況,他們還是有聽沒有進,害的我們當天下午打電話報警,當天晚上南投縣信義鄉的消防隊就進來幫忙搜救。幸好隔天,他們兩位知道迷路,自行爬上來而獲救。據當時,進來搜救的布農族長老提到,這一段路很陰森,已經有五位山友或獵戶在此不幸失蹤,都尚未找到屍體。可能是這個因素,林道的箭竹芒草被砍伐殆盡,重要的林道支線叉路口都架設指標牌指示。
08:11林道37K叉路口,小休。這條林道支線可通往清水山(H3048),不過目前林道不通。地面上一隻鳳蝶的新鮮屍體,可能是昨天晚上的風雨加速它的死亡,也可能它已完成它傳宗接代的任務,蒙主寵召了!




08:47林道36K工寮,前後兩棟,一處是磚建石棉瓦房(堆放機具用),另一處是工寮。




08:58林道35.2K支線,天空放晴,在此小休,看風景看鐵杉林下杜鵑花盛開。小休也有意想不到的好康!發現一具公水鹿的屍體,頭上的角看起來像是被鋸掉的鹿茸,當場陳大哥(加全)就把它收起來。這下子也是有頭又有角,雙贏。續行,沿途鐵杉與森氏杜鵑最有特色,緊接著通過三處有新架繩的小崩壁(09:18;09:25;09:27)。








09:35回到文明世界前,最終的考驗:33.9K大崩壁。高雄隊Sakuli桑對這崩壁的敘述相當生動(茲節錄如下):
=====================================================
沒多久來到33.9k的斷橋大崩壁,看了就讓人心驚膽跳,兩邊都有繩索,但中間最危險的傾斜碎沙石坡卻沒有任何路跡或踩點,也無繩索或岩石可抓,形成一道障礙,我和羅美眉先休息一下喘口氣打算試著走走看,但中間無踩點讓人為之怯步,往下走誤以為有可通行之處,但下面都是鬆動的石礫坡,想越過有點困難,正當不知該如何走時小松趕到了,問我為何走下面?路在這裡啊!只見他穩健地踩著斜坡輕鬆地橫越崩崖而去,而踩點出現了,我們就跟著過去了,原來這碎石坡看似鬆動但仍有很穩的岩石層,雖然昨日廚司已通過,但經過一日的風吹後還是將泥沙帶下掩蓋住踩點,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想遇到困難地形最好還是讓經驗豐富的人先走,或等隊友討論,別貿然行動。而過了這段最後的大崩壁,小松興奮地小跑步並開始大喊起來,不停地呼喊著『中華民國萬歲!中華民國萬歲!』,這傢伙大概是高興的瘋了,想家吧!
=====================================================

09:45花了十分鐘,全員通過。還是一句話:敢走的,很快就通過崩壁;有懼高的,連腳踏點都選錯。




10:00行車終點,郡大林道33K,這時相機的電池電力耗盡,拍了1970張照片後,就在此刻宣布休兵了。




大夥在32K工寮前的慶祝儀式,沒能在志銘的相機中留下身影,有些小小的遺憾,不過十天來17位隊員彼此患難與共同舟共濟的經歷,相信是隊員們永遠珍貴的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