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是廚司登山隊的行程紀錄與分享天地~ (歡迎您留言分享)
或連結廚司網頁看活動行程http://hgm6092.myweb.hinet.net/
  • 5121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南三段(20100325_0403)(1/4)

 
 原因是清明節前夕,正是冬季結束但春天尚未正式報到的時候;依據經驗,至少會有7-8天的不下雨空檔,這段時間正好可以拿來走長天數的縱走活動,且南三段位處台灣中間緯度,加之南三段海拔高度並不是很高,3月底的積雪大致上都已經融化殆盡,如果此時選擇走北一段或雪山西稜(4月中旬走了一趟,雪山主峰還有部分積雪未消)等比較高緯度的縱走,可能還會受到積雪的影響而半途撤退。
 另外,冬末初春,山區氣溫仍低,低溫正是螞蝗的剋星,瑞穗林道的螞蝗數量相對比較少些;想前年(2008年)夏季八月份廚司登山隊一團經由萬榮林道前往六順山七彩湖的活動(高雄陳校長於此完成百岳),每位團員幾乎都抓了有兩百隻以上的螞蝗;馬博橫斷的中平林道亦是如此,台南的某一支隊伍於兩、三年前夏末走這一條路線,因為最後第二天下雨,他們不想停留在中平林道35K工寮過夜而選擇直接走夜路下山,每個隊員身上至少吸附了有50隻以上的螞蝗,領隊還因為對螞蝗唾液過敏而進醫院打預防針(聽說領隊身上的某個特殊部位還被螞蝗給吸了上去!)。
 
 今年清明節前夕也相當特別,總共有5支隊伍選擇在這個時段進入南三段山區:3月25日廚司登山隊17人、3月26日花蓮山岳會5人、3月26日高雄團6人、3月26日高雄中油團4人、3月27日台北縣野外29人。好在我們日期早他們一天,沒有搶營地、趕行程的困擾。
 
 20100324(交通接駁天)
 
 17:00去台南火車站接3位我們可愛的挑夫,霹靂馬、鐵馬、土龍;我們這一車的接駁車司機勇伯。



 17:50台南市區的接駁完畢,準備離開,前往國道南下屏東,生產路上所見的黃昏景象。



 19:00南州交流道下的中油加油站短暫停留,順道聯繫其它兩部接駁車前的位置;登宏直接南下高雄接高雄區的山友,另一部接駁車則南下屏東接駁。



 19:30屏東水底寮吃晚餐,三部車也在此會合。
 20:20車輛直驅花蓮瑞穗火車站;24:00抵達。24:20在火車站旁停車場搭帳篷,準備進入夢鄉,為往後十天的南三段儲備精力。這次也首度採用犀牛U-300帳蓬(有前庭,可抗風兼避雨,可以在前庭煮飯炒菜),但往後的九天裡,發現要獨自一人搭設這頂帳篷實在耗費氣力,兩三位來協助搭設較恰當;如果抵達營地時下大雨,那搭這頂帳篷將是一場夢靨!犀牛另外一款A-150的帳棚,在山區就相當常見,許多登山社團都採用它,搭設簡便容易,一個人只要稍加練習也能輕易上手;不過它的玻璃纖維支撐桿卻不耐強風,去年7月初去干卓萬,於三叉營地,一場清晨的強風把我們六頂A-150帳蓬的支撐桿吹斷,趕著我們臨時變換營地至干卓萬最後崩壁前的箭竹林裡搭外帳避難(就是這個事件的因,才會導致購買U-300的果),另外A-150沒有前後庭,如果刮風或下雨,還須要另外架設外帳或炊事帳才能應付或是直接在帳內炊煮。







 3月底瑞穗的溫度還相當適宜,睡在帳棚內使用睡袋(用蓋的)剛開始覺得熱,到了半夜溫度下降一兩度之後,就能適應了;今晚也沒有蚊子來攪局。
 
 20100325(Day1)
 
 05:00起床,火車站的廁所成了盥洗的場地。今早,天空灰矇矇的,氣象局預告會下雨。
 05:30去街上附近唯一的一家早餐店吃早餐,早餐店賣的東西相當豐富,除了包子饅頭蛋餅等基本早餐之外,還兼賣炒麵炒飯,有相當多種選擇。來這家店也光顧過四次了,街道4年來也沒有什麼改變,甚至還覺得冷清了一些。
 06:30驅車前往瑞穗林道14.5K登山口。沿溫泉路走,路旁的原住民村莊村民們還在廣場殺豬,不曉得是要開趴用還是要拿到市場上去賣的?紅葉大橋前右轉不過橋,過紅葉溪河床後即走上瑞穗林道,在6.8K附近右轉,如果還直直開那不曉得會開到哪個採礦礦場去?
 07:40一部SUZUKI車子擋在林道上(隔天才知道是成大地質系的學生來此山區採集岩石標本,他們的交通工具),OK!,我們就在此下車整裝,這次我們總共有12位團員,加上登宏志銘兩位嚮導與三位布農族挑夫總計17位。12位團員之中,一位林大哥(其文,百岳99)自己背負公糧與公裝,有三位(周金鎮、鄭肇信、陳克明等三位,周大哥於無雙山完成百岳)背負一半5公斤的公糧與公裝,所以我們總共給霹靂馬他們三位95公斤的裝備。
 08:00登宏帶團員們先出發,志銘隨後拍下挑夫與接駁車司機的背影。






 林道上些許潮濕,螞蝗三三兩兩的吸附在團員們的身上或背包上。
 09:30走到19K水泥橋(H1500),於此午休吃午餐,天空也飄下雨來,斷斷續續的,團員們把雨衣拿出來加在身上,順便檢查是否還有漏網的螞蝗沒有捉到。去年霹靂馬在橋邊撿到一支直徑5公分長度10公分的全透明水晶,今年大夥在溪邊努力尋找,卻是一無所穫。撿水晶與撿鹿角一般,要有緣分,或是經過訓練有經驗才行。






 10:30吃完麵,也把行動水灌滿之後離開19K水泥橋。橋基過後,林道路況變差且多處崩塌,坡度也開始陡升起來,不是林道之字型坡道就是截彎取直的陡上坡捷徑,捷徑走完又接回林道上。
 14:20抵達28K工寮(H2100)。整理工寮內外的環境,順便捉螞蝗。右腳踝一隻吸飽了血的螞蝗,因體積膨脹受不了襪子與綁腿的束縛壓力而破裂,沁出的血在襪子與腳踝間留下鮮紅的痕跡。因為螞蝗飽吸而亡,口器還殘留在皮膚裡面,傷口過了一個半月才慢慢癒合,期間搔癢無比,好幾次動手去抓癢,結果是愈抓愈糟。
 工寮大門進入是一間小客廳,右側通往廁所(已經變成儲物間)與廚房再過一道門出去就是水塔,路旁兩側是茂盛的咬人貓,廁所對面有一間可容納五人的小房間(有床舖),客廳左進是一間可容納六人的房間(有床舖)。客廳睡4人,廚房睡兩人,兩間房間睡5+6=11人,正好把工寮擠滿。
 工寮外頭還有水泥地板,正可拿來當營火的場地或是打屁聊天的場所,鄰近工寮的林道對面還有一間波浪板搭建而成的獵寮。不過推想,那獵寮應該有螞蝗出沒(因為林道上有螞蝗),沒有見過有誰去露宿過那邊。
 工寮的水源在廚房外的磚砌水泥水塔內(承接雨水而來,水塔內有雜物還有一張塑膠椅),從水塔外面看起來,水質稍有顏色,不過嚐起來沒有味道。是工寮附近唯一穩定的水源。







 團員們把雨衣背包外套掛滿整個客廳,下午雨停了,吃完甜湯之後,團員們在門口的小廣場烤火,說說笑笑,等待晚餐。
 餐後,志銘與登宏睡在廚房的地板上,夜晚風聲大作兼還夾雜一些飄雨(霧雨),看溫度計只有8度,想來一早還是得穿雨衣上路。3月底台灣高海拔山區尚未脫離冬天的影子,料想未來幾天會出現零下的低溫,尤其是風和日麗的天候下(輻射冷卻),或是還有大陸冷氣團來襲(前年2008年3月27日走南三段就碰到下雪,丹大山積雪約10公分,一度造成撤退的危機;今年4月30日也有一波大陸冷氣團來台灣報到,造成玉山主峰約10公分的降雪,是歷年來下雪時候最晚的紀錄)!






20100326(Day2)

今天的重頭戲就是通過數公里長的鐵線斷崖區,鐵線斷崖區其實是早期丹大山區採大理石或水晶礦,工人們搬運礦石所行走的步道,當時工人們所架設在步道上約2mm粗的鐵線,現今還綁在步道兩側的二葉松枝幹上。
其實鐵線斷崖區沒有傳說中的危險,就是步徑狹窄些,如果稍不留神會有墬落的可能性發生。我們所認識的山友中就有幾位在這一段出過狀況(僅僅是受傷),其它文獻中也有死亡的報告出現。當然,我們應付這一段的作法就是:把隊伍兜攏在一起,一步一步慢慢走,跟著領隊嚮導的腳步;反正今天的營地是距離鐵線斷崖不遠處的太平溪匯流口營地,時間相當充裕,慢慢來。
06:00穿著雨衣出發,依例3位挑夫把公糧公裝打包上背架,並順便對營區環境作最後整理;曾聽霹靂馬提起過離開營區時整理環境的bonus,撿過500元現金,甚至還有鑽戒ㄜ。
出發沒多久,林道左側有幾面野生動物及鳥類的介紹看板;921地震之前,瑞穗林道可直接通車到19K以上,這幾年林道崩塌,登山口就在10K至14.5K之間徘徊;看板也是一年比一年老舊,再過沒多少年,看板也將隨林道崩塌不見吧!
07:50霧氣深重,能見度差,相機都懶的拿出來用,一來也怕用了相機受雨水浸濕;32K工寮(H2370)、彈藥庫房與土地公廟(內無土地公),在此小休吃乾糧;看天氣狀況今天中午前雲霧將散去,螞蝗也在清晨的低溫環境下不見蹤影。昨天17位成員,捐血給蝗兄弟者寥寥幾人,冬天春天低溫的環境實在是螞蝗的剋星。






林道沿著沙武巒山(H2875)南側腰繞,高聳的山壁上盡是變質岩層,大理石、石英相當豐富。






08:50抵達林道盡頭34K登山口(H2500),取伏流水煮麵(往前行走約15公尺步徑旁有水源流出);剛到沒多久,霹靂馬他們也來到現場,吃麵補充熱量,等會將進入鐵線斷崖區。






09:50出發,沿沙武巒山西側腰繞。行進間,遇到3位大學生,相互寒暄之後,知道他們沿無雙吊橋旁的郡大警備道上馬博,再從馬利加南東峰山屋走中央山脈銜接傳統南三段過來,到今天是第12天,晚上將在我們昨天夜宿地點28K工寮紮營。







走走停停,隊伍都控制在視線範圍內,連霹靂馬三位也在我們後面沒多遠處跟著,天氣狀況愈來愈好,雨衣也脫掉了。
13:10通過最後一段鐵線區,翻上一個小支稜,鐵線斷崖正式宣告結束,在此休息吃點東西補充體力。




通往太平溪匯流口營地的路上也巧遇黃教授(紀嚴)的學生,來此山區採集岩石樣本,他們的營地就搭設在太平溪匯流口營地靠北邊的一隅。
過國勝三叉路口後,步徑往左下切乾溪溝(如果直行會通往國勝工寮),這一兩天的雨勢讓乾溪溝裡面不管是岩石或是樹幹樹根都是濕濕滑滑的,霹靂馬在此滑了一大跤,腿傷有些嚴重,影響到他後來幾天的行走與負重。








15:45太平東溪。溪水量比之往年來的更少,想未來幾天的營地是否會有水源枯竭的問題產生。




太平東溪的營地範圍比較小,大約只能搭兩頂四人帳,翻過一座小丘的太平西溪營地(匯流口營地,H2300)腹地就比較大些。




我們17人的隊伍共有4頂四人帳(一頂睡3人)與4頂二人帳(3頂各睡1人;一頂睡兩人),非得找營地範圍大的地方不可。
營地水源充足,把房事問題搞定之後,就是大量補充水分的打屁聊天時光;去年營地附近還有螞蝗出沒(還引發螞蝗加菜風波!!),今年就一隻也沒有看到。








20100327(Day3)

今天是輕鬆行程,沿內嶺爾山右側腰繞到太平溪西源營地。3月底灌木層底端馬醉木鈴噹狀的白色小花與灌木層上端森氏杜鵑碩大雪白的花朵相互輝映,任誰也搶不了對方的丰采;原來都是杜鵑一族,選擇在初春時節綻放,替後來才開花的玉山杜鵑、紅毛杜鵑暖場。杜鵑花科植物在台灣高海拔山區算是一的龐大的家族,由海拔2400公尺分布至3952公尺,玉山杜鵑、南湖杜鵑、森氏杜鵑、紅毛杜鵑、甚至高山白珠樹、台灣馬醉木都是杜鵑家族。

06:00出發,舉凡營地位處在溪畔邊邊的,大都只有陡上的份了。往上沒多高,步徑右邊有一頂帳的岩壁營地。












今天行走的道路並沒有危險的路況,兩邊植披大多是松科植物,地面上也是滿滿的鋪地松針,天氣好的時候走來相當愜意。
途中經過多個臨時營地,營地大抵相當避風,不過沒有水源。也在其中一個松林營地吃午餐。














13:10抵太平西溪,(王)信惟兄的Canon相機拿出來拍,一不小心脫離雙手的控制,『跳』到溪水裡面,讓他心疼不已;原本他想帶Nikon D300相機前來,但考量到機身加鏡頭約有1.5公斤以上的重量而選擇輕薄短小的Canon數位相機。相機跳下水,信惟兄自我解嘲說是:把它當防水相機來測試一下!這下子要志銘幫忙他拍後續幾天的登頂照片了,截至目前為止,走了三天,尚未登上南三段的任何一座百岳呢?




剛抵溪邊時,覺得溪水量不大,走到去年一泓清溪與瀑布位置時,頓時錯愕,水都不見了,當時還害怕營地附近的河床段會完全沒水,還好往更上源走約百來公尺,還是有水泌泌流下。







太平西溪溪源營地位處群山環抱中,除了東側溪水出水口之外,四周被丹大、盧利拉駱、盧利拉駱西峰、馬路巴拉讓及內嶺爾等山峰所環繞,溪谷腹地寬廣平坦,山友在營地周邊發現兩具腐爛已久水鹿的骨骸。




信惟兄一到營地就把相機拿出來晾乾,希望太陽公公能幫忙修復,果不其然,傍晚時分把電池從新置入相機機體中,還真的能夠開機使用,信惟兄解嘲:這台相機自動升級為『防水相機』。(註)當初他購買Nikon D300相機時,也曾提及D300的趣聞,原來機身原本是泰國製造的,他老覺得對焦不準確,後來請代理商幫忙修復,代理商送回日本原廠,修了寄回來之後,果真對焦能力提昇了不少,他說8000元維修費用花的值得,把他的D300從原先的Made in Thailand升級為Made in Japan。
=====================================================
(註)信惟兄來信指正,關於相機的真相:
志銘兄
想不到你的記憶還那麼好
還可以寫出南三段花絮
加油
PS我的D300是泰國製不是馬來西亞
     而那台Canon消費型相機回家後發現閃光會冒煙
     經過一星期防潮箱後送修,保固期不用錢,目前已修好
 信惟
=====================================================

山谷中,太陽照不到的時候,氣溫下降的很快,晚上八點不到已經降至零度附近。大大、小小、公的、母的水鹿在傍晚就跑到帳篷周邊尋找山友們所遺留下來的鹽份(主要是尿液),土龍在三天前為預防螞蝗,於鋁架背包的頭背帶上抹上鹽巴,整個頭背帶被水鹿啃的亂七八糟,連帶背包的表布也遭殃,周邊都有腐蝕的現象,推估水鹿的口水酸性相當高。隔天在內嶺爾山營地,挑夫們的背包就完全放在外帳裡面保護起來,免得又有裝備或糧食被野生動物給分食了。
夜間氣溫下降,連帶雲層也下降到營區海拔以下,整個山谷上方都是星星盤據,沿著大熊星座的北斗七星斗杓四星,天權、玉衡、開陽、搖光的連接曲線方向移動過去,便是牧夫座的首星,大角,和室女座的亮星,角宿一,這些明亮的星與不等邊四角形的烏鴉座形成所謂的『春天大曲線』。起床看水鹿在搞什麼名堂順便看星星,太冷了,還是窩到睡袋內比較實在,睡覺啦!


待續~(還有3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